知青回忆:塔里木的上海知青(连载八)

知青回忆:塔里木的上海知青(连载八)

第四部分:我们退休回沪后的事一、又见到了新疆的知青姐妹  我退休刚回到上海的五天里,天天有上海的知青朋友来看望我,我和他们在一起畅谈了好多话题。我了解到这些新疆的知青回上海后,生活也很不容易,因为他们大部分退休回来的知青是农场职工,95年退休时工资只能拿到400元左右。为了生存,他(她)们不得不再在上海打工,打工的工资也只有500元左右。  下面我就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上海“知青十一姐妹”们的情况吧。我们“知青十一姐妹”都是1963年8月从上海出发,进疆后被分配在新疆农一师七团二连的女知青。我们在新疆几十年的共同劳动和生活中相互帮助、关心,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从大家的谈话中,我首先知道了我们七团二连“知青十一姐妹”等人的情况。  邓爱娣:一米五四的身高,微胖的脸上有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她待人热情真诚,能同情并经常帮助弱者,很受知青的喜欢。她是共产党员,典型的“女强人”,她在单位里工作表现很好,...

家在上海——返城知青生存路

家在上海——返城知青生存路

家在上海——返城知青生存路凤凰台《我们一起走过》内容提要:上世纪60年代末,一场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运动几乎波及到上海的每个家庭,到70年代初,有100多万上海知青告别城市和亲人,奔赴遥远的农村或农场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一代人的命运骤然被改变。但十年不到,历史的走向突然出现了拐点,几十万知青通过顶替、病退等各种办法像潮水般返回上海。终于回到了上海,回到了家,而要重新想融入这个城市,步履艰难。尽管曾经生长在这座城市,尽管曾经对她朝思暮想,但并不等于这座城市很快就能重新接纳你了。知青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没有了身份。回上海前,有知青放言,只要能回家,去扫马路都可以,可事实是,扫马路属于事业单位,他根本没有资格去。因为很多新疆知青失去了上海户口。在那个年代,没有户口,就意味着没有粮本,没有粮本,就意味着没有粮票,就意味着有钱也买不了米。没有户口,就没有饭吃。当时回上海的知青,分为以下三种情况,单...

知青回忆:塔里木的上海知青(连载五)

知青回忆:塔里木的上海知青(连载五)

第三部分:我们进疆后的事十一、欢乐的聚餐  还记得我们上海江浦街道知青中队里有一个小队,21个人被分配到七团三连的事吗?他们是青一色的男知青,到新疆后,亲人们都不在身边,我们一起进疆的知青们就是亲人。他们在三连工作,三连的伙食比我们好,而且不定量。在这21个人中,有位中队长他叫周经鹏(后来他当了文教、升任团政治处副主任等职务)。在他的筹划和组织下,邀请我和二连的十几位上海女知青去三连联欢,这21个人一起动手为我们筹办了一桌丰盛的午餐。二连距三连约9里路程,那天是个休息天、天气晴朗,阳光高照。我们十几个女知青一路说笑着,不知不觉一会儿功夫就到了三连。主人为了表示热情,专门派了  十几个男知青,在三连大路口等着我们呢。当我们走进他们宿舍时,只见他们已在房间里用床板搭起了一个长方形饭桌,上面早已摆好了丰盛的各色菜肴。记得有野兔、野鸡、新鲜蘑菇、大草鱼、肉头鱼、炒鸡蛋、洋芋丝、猪蹄子、猪耳朵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