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教授:给我什么都不如给我一个慢点长大的小孩!

上海老教授:给我什么都不如给我一个慢点长大的小孩!

今天,给您推荐上海“牛蛙外公”的这篇文章—— 真是令人扼腕长叹!这还是大城市知识分子家庭的育儿记,那些庸庸百姓呢?面对稚嫩的孩子,面对多变的社会,是不是有着更加无可奈何的教育观?牛蛙之殇我今年68岁。在国家级研究所为祖国的科研事业奋斗了一辈子,也倔强了一辈子,素不服老!但刚刚,在我6岁外孙身上,全家人一场耗费3年的“牛蛙战争”,以失败告终。现在,我觉得不止我的脸上、心上,连这些文字的样子,都长满了苔藓与皱纹。尤其当时从医院回来,看着才6岁大的外孙,仿佛天真的眼里也长满了褶皱的血丝。他患上了抽动症,全名叫“小儿抽动秽语综合症”,是一种慢性神经精神障碍疾病,虽不严重,却很难治愈。这次去复查,孩子没有明显好转,依然不由自主地挑眉毛、眨眼、乱蹬腿。医生说只能从心理着手,开点药便让回了。作为家长,我们在过去的教育中,总告诉他不要乱动,要乖乖的坐好写字、看书……现在他这样的抽动,岂不是潜意识里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