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房价的内心独白

大家好,我叫上海房价,是一个吃多了的胖子,有很多烦恼。在减肥中。

我其实已经连续减了18个月,而我有个同学叫青岛房价,连续44个月长胖。

我现在有点苦恼,因为有人说我还是胖点好看,有人说我减得还不够,弄得我有点分裂。嫌我减得还不够的人,老是说什么房价收入比,还有租售比,大概意思是我离我的标准体重还有点距离。

但房价收入比这个东西能怪我吗?我查了下《2018上海市薪资水平报告》,结果是,工资在2K至3K的,占比15.2%,3K至4.5K的占比15%,4.5K至6K的占比18.1%。这样一算,上海市月薪在6K以下的人数,占比达到48.3%。月薪过万的占比是23%。

这分明是他们工作不够认真、加班不够多啊。

于是有人算,买一套房子,需要约40年工资收入(以平均收入计算)。这不正常吗?你别说我们班,看看其他班级。

好吧,我收回这句话,怎么香港同学也到我后面去了?东京、纽约很不给力啊!

这都怪工资涨幅太慢了,把工资翻个倍,我不就符合标准了么?话说班主任弄个减税给他们,按照这个工资比例,好像也减不了多少钱啊。芬兰不都搞了直接发钱的实验,我们要不也试一试?

哎,老是听到拿我和东京、纽约相比的,他们的GDP增速才多少,日本央行都预计它2019财年只有0.8%,我少说也是6%以上,虽然趋势是在下降中。

再说毕竟人家已经是优生班的同学,我这不还是在努力中吗。

还有老挤兑我租售比的,这个明显是因为租金太便宜了啊。

他们都说我如果不继续长胖的话,那么租金还不如放在银行里吃利息的,这不就说明人民币同学在对着我升值吗?是好事啊,这赖我干嘛啊。

我防通胀也防得好啊。我自己算过,在美国房地产市场长达127年的历史中,房价下跌总共28年,上涨总共99年,跌幅最大的是2008年次贷危机,达到18%。而在1940-2007年长达67年的历史中,从未出现过连续两年停止上涨。另外在2007-2011的金融风暴时代,累计跌幅33%。罗伯特·席勒(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奖者)曾计算出,整体上,美国房价在100多年中的平均年增长率为3%,略高于美国2.8%的通胀率。

好吧,这么一说,我好像就是通胀本身。

说来说去,我觉得老是拿我到全球的范围里比较是居心叵测的:

1、  政治上,优生班的同学肯定不想让我升级,现在所有的手段都在往我们身上使;

2、  资本上,就是那些外籍资金负心汉把我喂胖,然后一走了之等着看暴跌好戏的;

但好在我们是政策市,班主任让我慢慢减,还给我吃了限购限贷的药,所以我跌起来一点都不引人注目。

那些在我身上花钱的主,这会儿有小部分人已经发现货币房产化后的问题了,但还好是小部分人,暂时不会影响大局。班主任有一次喝酒也对我说了心里话,一边经济要发展,一边又不能生事,把钱冻在我这,是最好的方式了,我就问他,那万一大家发现这本质问题是拿他们的负债(人生)在填坑的话…….他说,快涨阴跌,到时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毕竟,谁都不想这艘船沉掉。“

而我会跌到几斤,我自己也不知道。但至少有些人会笑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