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个海尚花时装表演队:阿姨袅袅娜娜似少女,爷叔帅气阳刚像小伙

“中间那个老太太,七十多岁了,

看得出来吗?”

“看不出来啊,七十多岁的人,

体型有这么好?步子有这么轻盈?”

“有啊!日子过好了,

他们可会玩啦。

到处表演,得了很多奖。”

2月17日晚上,静安区海尚花艺术团老年时装表演队参加了一场大型闹元宵晚会,一群老年人用时装走秀演绎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观众席上有人在说台上那些老太太们的“悄悄话”。

在这个表演队40来个人中,不仅仅有这样一群时髦的老太太,还有一群帅气阳刚的上海爷叔。他们的平均年龄超过了65岁。艺术编导顾炳珍也已年过七旬,大家都喊她顾老师。他们在上海老年时装表演的圈子里,名声很响。

“我们的表演是有灵魂的”

2000年,顾老师退休前,在嘉定区当过农民,种过花,养过蘑菇;当过老师,教过小学,后来在幼儿园教了16年;退休前的工作是一家宾馆的公关部经理。

有一次她到电视台做节目,认识了一个人,他爱人是做时装表演的。

那时候我就在想,演出很风光,很精彩,也很快乐。退休以后要是有这种生活,一定是蛮享受的。”

顾老师从此与时装表演结缘。

后来,她就去了上海市退休职工大学,学习时装。三年之后,她的老师安排她去一所离退休干部大学,当时装老师。“开始我不敢去,心想,我才学几年,就去教人家?”

但最终,她还是去了。没想到一干就是15年。

顾老师说,老年时装表演这个圈子非常大,队伍非常多,要想出类拔萃,很不容易,所以创编就要创新。

有些人觉得时装表演就是个人秀,展示也很简单,但我们的模式就不一样。我们的表演是一个团队的整体展示,我们的故事情节、服饰设计以及音乐和灯光等,都会为一个主题服务。所以,在同行看来,我们的表演是有灵魂的。”

2008年,顾老师通过考试,成为上海市群众艺术指导老师,经常被分派到各区去指导群众演出活动。“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研究当地的风俗和地方特色,把当地的文化元素融入到作品中去,尽量让节目接地气,让群众喜闻乐见。”

于是,金山的农民画、碧海金沙;嘉定徐行的草编;黄浦江边的北外滩、东外滩,还有陆家嘴的地标,上海的市花白玉兰,都在她编导的节目中得到呈现,并随着这些节目,走向北京,走向海南,走向我国香港,还走向了韩国。

“气质、形体给人感觉不一样”

62岁的大林,在顾老师的时装表演队里,算是一个“年轻有为”的队员。早在2011年,他还是一家公司的副总时,就已经被顾老师“收编”了,现在他是这个队里的“团长”。

大林说:

那时,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提前跟一群老年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相反,跟着这群时尚的老人,我学到了很多。比如说,他们穿休闲服,穿运动鞋,我却一直套着皮鞋。现在我也学到了上海人的时尚和精致,跟上海进一步融合了。”

大林是北方人。他的父母都是军人,他在少年时随父母换防来到上海,扎下了根。他从小喜欢拉手风琴,唱美声,是单位的文艺骨干和文艺活动的组织者,还办过个人独唱音乐会。他跟三个志同道合的搭档,组成一个演唱队,圈子称之为“三八男声四重唱”,演出机会颇多。

何谓“三八”?大林说,他们四个人“身高都过一米八,体重都过一百八,腰围都过两尺八”,圈子内谑称他们为“三八组合”。

“我看上去高高大大,很精神,其实‘三八’状况的身体很不健康。”大林说,他以前就有高血压、糖尿病,现在还有冠心病,“但是你看不出来,对不对?因为我现在活动量大,身体得到了锻炼。”

大林告诉记者,以前还在上班的时候,他一天走不了两公里路。现在团里的活动,他要跟顾老师一起张罗,有时候一天要走到一万多步,最少也要走五六千步。运动量大了,身体就感觉好了。

特别是我们经常排练,到处表演,长期的训练,人的气质,还有形体,走出去,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大林说,通过舞台训练,他现在瘦下来了,穿衣服也好看了。

“对所爱的东西倾注全部热情”

退休之后,我们的活动很有限,不像上班时,天天要出去。如果没有一些有益的活动,我们很有可能就喝酒打牌去了,很颓废的打发日子。”

七十多岁的陈先生说,时装表演队的排练和演出,是他退休后最重要的活动。他家住在闵行的吴泾,每次来团里参加活动,要换乘两趟公交,两趟地铁,一来一回,4个小时。

不过,顾老师说,陈先生还不是最远的。有一个队友回去的时候,乘地铁到美兰湖,还要换公交车,再乘半个多小时才到家。还有一个住在嘉定外冈,也是地铁到底还要转车。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迟过到,为了赶时间来排练,甚至会打车来。”

陈先生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退休前,他在上海某造船央企总经理办公室担任“总办秘书长”职务,也是一个走起路来都会掉一地“文艺细胞”的人。他特别喜欢海派清口。

退休那阵子,我闷在家里看电视,不怎么出门。老伴可愁坏了,担心我闷出毛病来。”

陈先生说,他进顾老师的时装表演队,还是他爱人推荐的。

路虽然远,但是,这群老人乐此不疲。陈先生道出了老年队友们的心声:

我们这个年纪,要出来参加一次活动,很不容易的。所以,队里的排练,只要一发通知,大家就早早地来了。这恐怕是我们老年人的一种共性,对所爱的东西就会倾注全部热情。每次到团里参加活动,我们都是把它当作去见情人一样,出门前把自己打扮好了,修饰好了,一丝不苟。”

“传承一份晚年生活的快乐”

陈先生说,排练、表演、比赛都只是他们团队生活的一部分。除此之外,他们每个季度会有一两次聚会,一年有一两次旅游,平常队友们的生日、子女结婚以及乔迁之喜等,也都要聚一聚。“说到底,我们就是要找点由头聚一聚,很开心。”

大林透露,不少队员紧跟顾老师,不仅仅因为顾老师排的节目好,常获奖,也因为跟着顾老师到处去表演,到处去比赛的机会多,快乐。

2015年,我们去海南比赛的时候,去了30个人,拿了最高奖,奖金也不少,但是如果平分给大家,每人也就几百元。但是,我们一路玩,每人花了3000多元。”

顾老师说,他们每一件衣服,每一件道具,都是自己凑钱买来的。其实在这个年纪,大家什么都不图,就图个快乐。

陈先生说,他们每一个队员,都有家庭琐事,都有生活烦恼,但是,一到团里,就成了快乐的一家人,精神上相互扶持,生活上互相照应。

有一次排练的时候,我们一个队员的血糖突然低了,大家递水的递水,送巧克力的送巧克力,还有送饼干的,送酸奶的,帮她擦汗。我们之间,就是这种浓浓的情意。”

花开花落,人生常态。“也有人问我,我们的表演队要演到什么时候?我总是说,演到我们每一个人都走不动的时候。”顾老师说,这些年,她也带了很多学生,而且海尚花也不断有更年轻的队员进来,这就是传承,“传承的就是一份晚年生活的快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