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上海交通大学上访趣事

1946年冬,国民党政府迫于内战的财政压力,决定要压缩交通大学的教育经费,要求交通大求停办航运和轮机两系,并改名为”国立南洋工学院“。

1947年春,教育部拨给交大的经费仅为学校实际需要的1/5,教职工工资一再拖欠,公费生每日生活费只够买2根半油条。 

大家不但是吃不饱穿不暖,而且连引以为豪的校名都保不住了。于是时任校长吴保丰和学生代表周盼吾等人赴南京请愿,却遭到教育部长朱家骅的训斥。当局的蛮横态度使得交大师生员工更是激愤异常,决议全体去南京请愿。

1947年5月13日,交通大学(上海本部)95%的学生约3000人汇集在一起,分乘57辆大卡车,冲破层层阻挠,到达上海火车站北站,打算乘火车去南京请愿。

国民党政府见阻拦学生不成,于是想了个办法,赶紧提前把车站清空,把车站里的火车都开走,再把火车司机和铁道工人都调走。这样一来学生学生肯定找不到火车和开火车的人,那他们就没法去南京搞事情了。但出主意的人实在是太年轻,小瞧了交通大学学生的知识水平,忽略了人家校名中的”交通“二字。学生见车站里没有火车,于是就分队沿铁路寻找。再铁路工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个车头和若干车皮。但司机还是没有,于是机械系的学生就自己动手,给火车头挂车皮,再给火车加水添煤。很快就完成了所有准备工作,把火车开回了学生集结的车站。

当晚6时半,这列车头贴着由穆汉祥书写 “交大万岁”的火车,由交大学生自己驾驶,轰隆着朝着南京方向进发。

国民党政府见状不妙,于是赶紧拆掉了途中一段铁轨。这招确实挺阴险,学生把火车开到这一段时也只能被迫停下来。国民党政府还把拆掉的铁轨都搬走了,觉得这样一搞,学生就算会修铁路也没有材料。

但这也难不倒机智的交大学生,人家校名中毕竟是有”交通“二字的。于是交大土木系的学生,带着工具把火车后面的铁轨拆了,然后装到了前面铁轨缺失的路段。

后来国民党政府调来军队架枪拦路,学生们毫不退缩,与军队对峙到凌晨。凌晨时分教育部长朱家骅赶到现场,代表教育部做出了妥协,并给出了他亲笔签署的书面承诺:

交大校名不更改;

轮机、航海两科不停办;

学校经费依照实际需要增加,与其他大学平等;

员工名额按班级人数照章增加;

如有未尽事宜,师生及校友可派代表晋京面商。

经过了后续的谈判,教育部通过了朱家骅签署的承诺书,并拨付了办学经费。至此,交大护校运动胜利结束。

这就是有知识的力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