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达陡:高勒布斯——耶稣圣体

高勒布斯——耶稣圣体

文|上海达陡

耶稣圣体是我们教会十分钦崇和敬仰朝拜的对象。我们的礼仪生活,以耶稣的圣言(福音教导)和耶稣的圣体(神圣的身体)为中心,两者缺一不可。圣言教导和圣化我们的生活,圣体滋养和提升我们的人性。

“圣体”,在拉丁文(Corpus,音“高勒布斯”)或其它外文(英文Body),都只是一个“体”字的意思,用首字母大写来专指耶稣的“体”。译成中文,只说“体”,很难明确表达我们对耶稣身体的尊敬和专指,于是,加了个“圣”字。这在弥撒感恩经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原貌:“你们大家拿去吃,这就是我的身体……你们大家拿去喝,这一杯就是我的血……”

这是中文和外文表达上的不同,是中文翻译中的特色。就像“圣言”,拉丁文(Verbum,音译“物尔朋”)或其它外文(英文Word),都是只是一个“言”,中文加个“圣”,来特指耶稣的、天主的话一样。

我个人觉得两种语言文化都是好的,各自都在用最隆重的表达方式,来展现对耶稣“体”的最坚定的信仰和最崇高的敬意。

耶稣的“名字”是奇妙的。神本来没有名字,世界上也不存在一个名字,神圣而崇高到可以称呼神。但是人还是喜欢对神有个“声音”发出来,可以呼喊,可以祈求,可以赞颂祂。于是,在神的计划里,通过天使的传报,给自己的子取了“耶稣”这个名字。从此,这个神圣的名字,成为万众景仰和呼吁的声音:“天上地下,一听到耶稣的名号,无不屈膝叩拜。”

同样,耶稣的“身体”也是奇妙的。祂本是神,无形无象,超越一切之上。但是为了表达对世人的爱,祂自己成了“血肉之躯”。保禄宗徒论到耶稣的“体”时说:“他自谦自卑,降生成人,形态上完全与人一样。”

这里遇到了一个小小的麻烦。

如果完全按照天主启示的原意,耶稣降生成人,“道成人身,寓居我们中间”,那么我们应该称呼“耶稣的身体”。

但是,我们又觉得这样似乎很唐突,也不能表达我们对耶稣的至高敬礼,那么我们应该称呼“耶稣的圣体”。可这样的话,又没有表达出天主启示的初衷

哎!人间的语言是多么无奈!多么局限!多么可怜!

我想表达的,根本无法表达出来。

只有奇奇怪怪地说耶稣的“高勒布斯”(拉丁文的“身体”或“圣体”的译音)。

不过,正是这个小小的麻烦,也恰好让我们深思天主的奇妙。祂对世人的爱,我们其实很难用人间的语言来完整描述和表达。

“高勒布斯”是神爱世人的标记。

两千年前,耶稣曾降生在马槽里。如今,祂常常降临到我们心里,每次我们在弥撒中领受祂的“高勒布斯”,我们的心就像另一只“马槽”,迎接祂的再次降诞。只是,我们心灵的马槽,是冷酷还是温暖,是良善还是傲慢,是平安还是嘈杂,是虔敬还是懈惰?

哦,耶稣的“高勒布斯”,让我们罪人怎么相称来迎取你?邀获你?领受你?占据你?与你相契合呢?你是天主子,是我们的神,我们的救主。可是,你屈尊就卑,并没有嫌弃我们心灵的马槽是多么的卑陋、肮脏、寒冷,你还是降来了。你知道,要我们走向你,是多么艰难,于是,你自己走向了我们。

“高勒布斯”是获享永生的食粮

“他们吃了玛纳,还是死了。”世上的一切食物,无论味道多么令人馋涎,制作多么精致考究,营养多么丰富滋补,可是,只能让人获得短暂的快乐和满足,到头来,还是一个结局。而且,人的物质食粮的需求,本身有限得很。

无限的天主,自己成为有限的人,为了帮助我们跨越人的限度,而获得无限。

一直惊诧天主的这个奇妙的做法:把自己的“体”给世人吃。这在所有的宗教信仰里都找寻不到,在人类历史中闻所未闻。这几乎是一个“极端”的做法,但是,想想又有其他什么方法,比这个更直接、更让我们一目了然地感受到神的爱呢?天主的爱,在我们的生活里,其实从来都是直接的,从来都不迂回曲折,这是祂的本性使然。

祂要我们跟祂一起分享永生,于是,祂让我们分享祂的一切:在这片小小的面饼里面,隐藏着祂的天主性、人性、肉身和灵魂。

“高勒布斯”是合一共融的表现。

耶稣只有一个。

分享的人可以不同。

千万万的人,领受同一个耶稣的“体血”。耶稣渴望用自己的“体”和“血”,把自原祖亚当和厄娃以来,越来越分散、远离、相互敌视、仇恨、伤害、战争的人类,重新团聚起来,回到天父那里。

们彼此称呼“教友”——教会里的朋友,其实并不能表达出这个意思。更好说,我们是兄弟姐妹,因了主耶稣的“体血”——我们共领耶稣的“体”、共饮耶稣的“杯”(血),一起在圣神内称呼天主“阿爸,父啊!”

在耶稣的圣体面前,让我们虔心咏唱这首古老的拉丁圣歌:

皇皇圣体尊高无比,

我们俯首致钦崇;

古教旧礼已成陈迹,

新约礼仪继圣功;

五官之力有所不及,

应由信德来补充。

赞美圣父赞美圣子,

欢欣踊跃来主前;

歌颂救主凯旋胜利,

颂扬主德浩无边;

圣神发自圣父圣子,

同尊同荣同威严。

阿们。

<2010·06>

【《上海达陡文集谈道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