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2019前夜

外面是鹅毛大雪。

提笔了。

其实现在不是一个特别想动笔的时候,因为身后还有一堆代码和好两门考试追着;但是不提笔的话,我就已经错过十月份最想提笔的时候(那段时间突然多了一些平时作业),以及十一月那段想提笔的时候(想写东西然后撞上了一堆考试)。简单来说内心的很多情绪或者波动其实已经淡了很多,但是这个时候静下心来想想这一年的事情其实也挺好的。

从什么地方开始说呢?说说自己开车吧。

这其实是一件很欢乐的事情。我去年夏天做梦也没想到,我能够在科目二上栽跟头,我教练也没想到。考完之后第二天去驾校的时候狠狠地把我说了一通,什么“那些水平的都过了你啷个还没过”啊,什么“你是不是自己把自己搞得很紧张了”啊。不过后来就没什么意外情况了,我爸和我妈就又少了一件操心的事情。

但是我想他们那个时候也没想到我胆子大到,在拿了驾照被拉着在城区道路、在歌乐山上拉练了也就几天的情况下,春节几天我独自在家逍遥的日子里,我敢每天出去开车晃荡甚至跑进商圈停车库里转悠,更没想到我敢自己跟好兄弟担保了别人女朋友来重庆游玩两天行程的司机。我现在都记得我好兄弟他女朋友知道了我拿了驾照才不到半个月之后的错愕表情,其实当时我心里本来神经大条的,突然一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我其实觉得跟家里人的距离因为会开车之后拉近了一步。之前在车上都是我爸妈开车,我在后排挂机或者直接睡觉(但是在车上睡觉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一件难事),等我会开车了之后基本就是我爸甩手不开了,我来;我妈让我来,自己在旁边或许处理一些事情。于是乎开车的时候时不时就有一些聊天,但是驾驶期间其实是严禁和驾驶员聊天的,所以也不能聊得过于深刻。在这种前提下,我爸妈大概对我了解最深刻的事情大概是…我平时用重庆话骂街偏好的言子是什么了。

其实言子这个东西可以间接透露出一个人的性格。比如要是一个人侵略性极强或者修养极差,那么言子一般都是深挖别人族谱的;如是一个人情绪化有些严重或者性子偏急,那么他的言子一般是直戳别人户口本的;如是一个人气头不顺或者最近运气偏差,那么他会倾向于怨天尤人,用自己的言子上达天听。你说我对这些有研究?其实不然,我只是凭着此时自己对于一些朋友或者同学的接触的回想写出来的stereotype。那我是哪种?我其实经常被说:用一些不常用的言子…

驾驶期间严禁和驾驶员聊天这个规定在我春节的那两天基本没有被严格贯彻。我开车,我兄弟坐在副驾驶上开一路说一路的骚话,要一边留意路况不说,自己还要给自己脑子呼吸的时间谨防是不是一句话说得不对劲把他老底捅给他女朋友听到了。(然而他也没什么不好让别人了解的)

细细想来,自己开车还是送过好些好朋友回家(原因基本都是在外面一起晃荡突然掏手机一看,十二点了),其实每次送别人回家心里还是莫名有点紧张,但是就是神经大条的不怕。因为这种到处开车的事情,我还跟我爸拧巴过几次,不过我爸现在是越来越宽了,也不会在很多事情真的管我了,拧巴劲过了之后基本还是会放过的,但是有些时候我反而不想让他放了我,这种时候放了去开车就真的是要小心得如履薄冰了。

夏天开车最欢乐的时候大概是自己在西北公路上不知道怎么地一下子飙到了160+(但是大西北空旷的地形真的不会让你感觉到:你早就160了!)。我是真的没有什么感觉,然而副驾驶的我爸来了一句,“我们家速度最快的记录是你妈妈,183,你现在差的也不是很远了…”他老人家话没说完,我就瞟了一眼仪表盘,差点吓得我方向盘没抓稳:“我x”。

2017年的我绝对没有想到2018年的我踢比赛开始守门了。

其实也不是没想到,只是觉得这个确实有点突然了。去年其实已经在有时候感觉自己有些时候跑着跑着已经受不了了,但是你说比赛踢着踢着中场感觉就你一个人了,这神仙也受不了啊。

这种时候(不局限于踢足球)就容易给人一种生无可恋的顿悟感:这些你们来吧,我有一口水喝就可以了。于是,我就一下子来到了最方便喝水的位置。

身体条件来说我当然不适合这个位置咯。一米七二的人守门怕不是?不过半年下来我还没有被吊射过…在夏天我还没有进一步长胖的时候,我扑救下地还是一个比较亮点的项目,但是时过境迁,上海的十二月真是不给人一点运动的欲望…(当然还有学院十二月事务爆炸的推波助澜)

今年还是看了一点点书,但是阅读量和高中比起来还是实在是差了很多(如果真的要把平时休闲看的小说加进来的话我也无言以对)。平时这么些事情实在没太多心情或者精力去看感兴趣的书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毕竟大脑能够不思考就容易给人一种迷惑性的快感和舒适感。没有什么不是Kindle可以解决的?我其实还是依然喜欢看纸质书的感觉。

倒希望自己在新年之后开始慢慢继续读自己感兴趣的书,至少有时间一定要看完好两本吧…不过现实在于:两个毕业设计,言下之意更多的阅读量要花在法语我自己选的课题上以及专业导师这边的相关资料吧…

为自己初三之后产生的二战方面的兴趣难过一秒钟…没时间看书是一个很难过和遗憾的事情,不过更难过和遗憾的事情或许是你不知道是不是有那么一天你想看的一本书突然就找遍了就都不见了…

我现在仍然忘不了初三暑假自己花了一个假期的时间看完了《第三帝国的兴亡》。纪实类的书籍在你没有任何或者基本没有相关知识沉淀的时候看起来跟催眠剂没有太多区别,我经历了无数个昏睡的下午和晚上最后终于看完了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之后依然花了一些时间对于一些旁支有了一些了解。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很多细节不能想起了,但是对于这个时间点的构架至少我多了很多可以吹水的东西。然而现在我就恨自己是没有这样的时间的,就像高一我几乎花了一个学期的时间读《神曲》,然而花了不到三天就读完了《十日谈》(谁叫《十》读起来跟黄色笑话集一样…)。

或许以后的时间会越来越紧吧,我还是希望有时间能够拿起书本。(好了我说的不是《有限域与密码学概述》)

这一年和好朋友很多的聊天话题已经和以前变了很多了,虽然我和比如西班牙主线之类的好朋友还依然什么奇奇怪怪的话题都可以吹开。

突然多了很多以前自己很厌恶的话题,现在聊起来自己反而会想很多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比如和别人聊着关于感情的事情就经常滋生出“这事情可真是太麻烦了哇我一定不要碰到这样的人”之类的想法。这种事情碰的多了以至于一次玩的很好的朋友直接给我盖章:“听好了你现在真的就是一个妇女之友你不要反抗!!!”这其实没什么不好,不谈恋爱可真的是一种自由。

好几次吃饭的时候一些好朋友突然很为我着急:“兄弟,都要22的人了你真的不考虑再找一个?”语气和语态比起我爸妈都还要诚恳和难过(我爸妈当然一点都不难过的)。从各种地方看到过父母催,被朋友催的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幸福。他们也不用那么着急嘛,这是第其一;(第其二当然是我万一突然什么时候暗度陈仓呢)

不过我之前也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已经有一个固定的英雄联盟的圈子…都说愿意带着你这个菜狗一起玩游戏的人是真的好人…碰见这么几个好人可真是太好了我新年一定!!!…锤石少空一些Q;娜美少空一些大;风女多做点事……

从聊天的话题跳到感情问题吧,我也不想做什么很自然的过渡了。

这件事情我姑且称作“十月之变”。

这段关系本来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和欢乐。

去年和今年暑假去看初中班主任的时候她不断敲打我的话:“哎呀你这个人想要找的不是这样的幸福啊!”哈哈!其实我两位中学班主任对我都吃得挺透的,他们两个属于:要么可以不管我但是管起来我绝对不敢说一个不字的人;要么就是一直管着我但是我也不会真的有很多不满的人(我当然属于很烦别人管我的人了,但是到初中班主任手下虽说是闹过一些动静但是我没有任何心理上的不爽)。抛开这段话题来说,我真的永远感恩我中学的两位班主任,以及数学老师(虽然有一位身兼两职)

回到正题,我现在都记得去年我好兄弟在旁边义气地为我圆场说:“没有啊你看他还乐在其中,而且他真的似乎喜欢这个类型的。”对于后半句话,我现在想来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有多么正确或者偏颇,但是,我初中班主任自然是看到了他没有关注到的东西。

她自然说的是对的,然而很多问题上人的本质类似于鸵鸟:拒绝服从或者屈服于对立自己所见的事实。“十月之变”之前,我是一只彻头彻尾的鸵鸟,也是一个贪欢的懒人。我当然知道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事情以及没有希望的关系,然而从废墟里面我或许还看到了一些可以调剂我的,可以点亮平时生活的东西,我自然不愿意离开。

从内心里面知道了这个关系的绝望性,所以其实对面什么样的反应我自然都无所谓。当每次对面都问:“我都那么凶了你为什么还忍得住?”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我从内心上实在鄙夷这样的迟钝:我眼里都没有希望,你说你什么反应会真的触怒我吗?无视可真的是一种很好的冷漠情感,它不会给你造成任何的困扰,但是它会给你造成伤害。

夏天的时候西班牙主线和我一起射箭的时候有一次突然说到:你现在情绪起伏越发的迟钝和冰冷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深挖自己是不是真的一不小心纠缠过了头。这种事情其实真的不应该开这样一个思想的头,因为一旦开了头就会越挖越多,而此时对面还自己上来各种助攻一样的添油加醋,在这种推波助澜下,没有“十月之变”那还有“十一月之变”、“十二月之变”。

就像一次平静和终于果断下来的处决,我终于不会继续纠缠这样没有营养的关系了。

我们要怎么进行一场令人愉悦的折磨呢?

这次处决从某种程度上恐惧了我自己一段时间。其实在这件事情之前我对自己的内心尝试过了解,因为人其实最不了解的就是自己。我始终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好几个自己,只是真的在很特定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来,而不是双重人格那个样子。在以前的时候我曾经似乎发现过他的存在,但是我不是很愿意去相信,但是这一次我相信了。

就像一个游戏里面的角色,你一直知道自己在修炼了一定的等级之后会炼成自己的终极大招,这个大招,我们可以说是有一个斩杀的效果,或许斩杀线还不低,但是你没有修炼到那个程度你真的不知道,你就算修炼到了但是没有遇到触发的条件你也不知道。对应到这件事情就是,它触发了。在这个事情的剧情场景里面,这个大招的确进行了一次处决,而处决的效果令我自己也感到害怕。

这件事情之前我整个人处于一种情绪上透支的状态,非常的疲惫,没有太多的快乐,甚至想把自己的快乐捆绑在自己在别人面前的表现。“你怎么可能变成这样的人?”类似的质问好几次发生在我和我朋友的饭局里面。

以这件事情为分界线,我各种状态大概整理了一个星期,我没有一点伤心,事实上这种事情的伤心我也不太擅长。自己经历过的这类事情除了第一次实在不知道什么东西之外,之后的会怎么化为乌有我基本都有所预料。在我或许有点冷漠的认知里面,惊奇等各种起伏略大的情绪都可以作为之前没有预料的辅证。如果说我真的有什么情感的话,我大概只是觉得过去一年半在这样的纠缠中花费情绪实在对自己是一种透支性的伤害。在此之后,一次和朋友吃饭:“变化实在太大了,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的人一年半之后重新上线了。”

不想赘述太多这种早就应该化为尘埃的事情了。其实还是很想感谢在这件事情里面一直想唤醒我的各位朋友,比如室友曾经很正式严肃的跟我在寝室谈话好几次,以至于最后一次说:“这次你还是不想放手的话我们以后就不谈这个事情了。”

我到底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呢?我是鸵鸟。

很多细节早就证明了不会是一条路。

说到新年了,有什么期盼呢。

我还不知道以后的路会是什么样子,但是一定会很辛苦吧。

过去这一年还是做了一些有所小成就的事情,当然了我觉得这些成就没有什么多么令人激动的,我只是想在新的一年或许可以得到更多。

过去这一年很多时候深夜在给自己默念说:“你可真是弱小。”或许我现在突然中二甚至没有毕业吧,但是想想一些身边的人,这句话也不是什么自灭威风的行径。当然了,也不能那么弱小下去了。

从心底来说,当然希望明年大家都好好的,朋友们都过的好好的咯。

就算自己的朋友过得好,我也没有什么以后就可以攀附这种想法:从我的视角来看,这种想法实在是令人感到恶寒。我想朋友们过得好一方面自然是以后或许还可以蹭蹭山珍海味的哈哈,还有一方面是这会让我更相信自己以后的生活。

回看写完的四千多字,或许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年度总结,当然了,我写东西没有什么定势。以前中学作文还必须要照猫画虎的八股几句,但是到了写周记的时候自己从来都是心剑乱舞,不管前面是桃花桩还是木人巷,拿起剑来自己是左劈还是右砍那都是自己当时心境所为。(这样的好处在于,每次我们老师都在评语标注一句:“xxxx”处是不是思路断过?)

比如你问我为什么选了这首BGM?原因在于,今年在看完了《鬼灯的冷彻》和《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之后,我是真的喜欢上坂堇。

没有黑暗就没有破晓。

所以这时候心剑指引我斩向何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