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冬天

上海的冬天是绵长的阴冷,吹不散的阴霾,刺骨的冰凉,无尽的昏黄。

我来自北方,小时候一出门厚厚的雪总是会没过膝盖,淘气的邻家男孩不带帽子跑出去玩,耳朵被冻的要掉下来一般,可是年幼的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冷,出门都是全副武装棉衣棉裤围巾手套,家中或者学校里都有热烘烘的暖气。记忆中冬天的闲暇时刻,我常常会坐在暖气旁吃冻梨,顺着窗户望向外面冰天雪地的世界,颇有些为体验寒冷强装冷的感觉。

读大学时到了上海,终于体会到何为寒彻骨。上海的冬天温度不会特别低,常常在0度左右徘徊,但一旦雨季来临,就一场接一场的小雨绵连不断,总是会把人弄得湿湿的,回到房间里,屋里屋外一个温度,特别是冬日的夜晚一个人坐在空旷的房间里不动,过了一会忽然体验到一丝寒冷,然后那种感觉就会从脚底升起,直抵心扉,这时候起身忽然发觉四肢冰冷,浑身没有一处是暖的,像是从冰窖里出来的一般,于是找汤婆子或热水袋想温暖一下,可即便身体渐渐温和起来,那萦绕在心底的寒意还是不肯散去,所以常常会怕一个人呆坐出神。每个冬日的夜晚去学校的教室里上晚自习,也总是想给自己找个温暖的位置,靠窗的位置漏风不坐,靠门的位置总有人进进出出带风也不坐,中间的位置做的人少没有热量也不坐,这样选来选去可坐的位置少的可怜,而事实是无论坐在哪个位置,那种寒冷都会如期而至。

更害怕的是去亲戚家吃饭,虽然饭桌上热气腾腾,可是脚底下已是一片冰凉,还不敢声张,因为你所有的表现只会给他人带来更多的关注,更多的麻烦。读书的时候特别羡慕的是海南的同学,她们一年四季一如既往的用自来水洗脚,即便冬天也是如此,每次在寝室门口看到那个海南同学小小的身影,当她将脚放入冰凉的水中的刹那,我都会在心中升起一丝的敬佩然后就是无尽的哆嗦。我的上海同学曾经自豪的告诉我,他们战胜寒冷的法宝就是劳动或者多穿衣服,她曾经一次性穿过5.6件衣服在身上,包括一件外衣,两件毛衣,还有两件贴身衣服。

很多年过去了,在上海有了自己的家,也终于不再感到寒冷,可是每每想起读书的时候,那种寒意还是不禁从心底升起徘徊许久才散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