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对口支援干部在云南共谋精准发力创新结对帮扶方式方法

云南省勐海县暖和村东暖新寨,一个边境群山中的小村落,29岁的哈尼族小伙子咪图对上海人很是亲近。从未出过云南的他,竟然对与当地结对的上海松江区数个乡镇名如数家珍——他从心底里感谢上海人给村里修了水泥路。

今年路刚一通,不少茶业的采购商就进来了,自家炒制的茶业,每斤售价50元。咪图一家多年来的主要收入都靠售卖茶叶,这“高价”是从未见过的。他家现已脱贫,四口之家去年纯收入约5万元。近几年,村里更多的乡亲脱贫了。在上海援滇力量的帮助下,村支部旁新建了茶叶初制所,成立了暖和高山云雾生态茶叶合作社,卖出去的“暖和茶叶”可追溯。茶叶产业链长了,附加值高了,咪图这样的年轻人回来了……这一幕,被上百位上海对口支援干部看在眼里。

8月4日至5日,上海市区县结对携手奔小康行动现场会在勐海县举行,上海援滇、援疆、援藏、援青、援三峡的对口支援干部,从四面八方来学习交流。如何把脱贫工作做得更细更实,并加强方式方法创新?这是他们总在琢磨的思考题。

▲云南省勐海县暖和村,暖和高山云雾生态茶叶合作社里的村民正忙着炒制茶叶。

务实推进扶贫的精准路径

现场会为何选在勐海县?是想让上海对口支援各地的干部们来取经。这个“普洱茶第一县”在上海松江区的结对帮扶下,已在全云南省的贫困县里率先脱贫。这在不少人看来,凭借的“法宝”便是坚实的产业基础。比如普洱茶产业,这里有万亩古茶园的文脉,有百姓种茶制茶的传统,有大小两千家茶场的规模效应,有职业教育稳定培养合格劳动力,有茶艺茶道文化传播的渠道,从而造就了亿元计的产值和利税、万人计的劳务就业和一整条完整成熟的产业链,带动文旅、商贸、物流、服务等相关产业的发展。一“叶”兴则万业兴,上海支援当地的干部,抓的就是这个“牛鼻子”,在打通产业、企业、就业链上持续发力,并从各村各户的实际出发,精准分析,提升脱贫实效。

被上海人提升了产业链、品质与口碑的不仅是当地的普洱茶。今年5月,“松江大米”谷种落地勐海县,目前已基本试种成功,未来将被统一包装、统一加工、统一推广,勐海当地大米的品牌建设速度由此加快。此外,松江区还创新金融保险扶贫的新模式,积极推动“保险+期货+龙头企业”扶贫项目落地。

实际上,这种扶贫路径,上海对口支援各地的干部都会。日喀则市拉孜县副县长、上海援藏干部陶文权,跟记者讲该县的藏鸡养殖扶贫产业;日喀则市江孜县委常务副书记、上海援藏干部王高安说起县里的藏红花;上海援疆干部说巴楚县的土瓜,如今成了“巴楚留香瓜”,在上海市场上红了数年;上海援果洛干部,则与记者念叨当地的牛肉、贝母等……他们暗自给自己鼓劲,产业培育总要有久久为功的思想准备,做好规划,将产业帮扶和劳务协作挂钩,并多想一些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贫困户内生动力的金点子。

加强对口支援的方式方法创新

一群对口支援的“老法师”们的思想碰撞中,总会产生新火花。会上,大家讨论着《关于深化携手奔小康行动的工作意见》,这是上海对口支援的阶段性做法经验总结。还有新消息被发布:日前经上海市主要领导批准,“双一百”村企结对精准扶贫行动正启动,在今年第三季度内,上海将组织100家市属国企、100家知名民企与云南、遵义的200多个深度贫困村结对子,从“带人、带物、带产业和转观念、转村貌”做起,小切口逐步探索产业帮扶的新途径,为产业合作积蓄新动能开拓新渠道。

从这个角度看,现场会绝不仅是一场“上海对口支援干部的大聚会”,更是一次针对上海如何助力对口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大课堂。大家有共识:上海在教育卫生上有优势,教师和医生们的“组团式”对口支援颇有成果。大家有加强对口支援工作方式方法创新的积极性:现场会上有沪滇扶贫协作媒体报道联盟的揭牌仪式;新媒体平台阿基米德联合云南多家广播台,以主播推荐的方式,将各贫困县的优质土特产打出“扶贫产品”的好口碑,以口碑促品牌建设,以品牌倒逼品质与生产管理,从而让建档立卡户受益。

上海已逐渐形成全社会参与脱贫攻坚的氛围。长宁区华恩爱心志愿服务社的靳英丽,在红河州三个贫困县建立绣娘联盟,用一根小绣花针上的技术与设计创新,让云南民族手工艺品走出深山,让当地绣娘在家门口脱贫致富。黄浦区沪联扶贫公益中心的曹磊,为上海各大外企、民企的高管们搭建扶贫平台,尝试做一些除了捐款、支教之外的小事。更值得期待的是,今年10月的全国扶贫日系列活动里,上海将举办对口地区农特产品大联展,利用好上海大市场、大流通的优势,以展销会为契机建立长效可持续的产供销对接机制。此外上海还将在一些标准化菜场设立对口地区农特产品专柜,上海市民将对扶贫工作有更多参与感与获得感。

真心实意付出,真金白银投入,真抓实干攻坚。一场干部们的现场会之外,结合社会资源的这股“合力”是无穷的。

来源:解放日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