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他叫了特殊服务,拿着塑料袋上了门,最后将“小姐”绑了!

他年收入二三十万元,却带着pos机抢劫,还专门挑“小姐”作案!咋回事?

2018年6月初,吴某联系了一个“皮条客”,说明要求后,对方发了几张姑娘的照片过来,吴某看了一遍后选择了琳琳(化名)

付完钱,两人定于6日傍晚见面。当天下午4时许,吴某到了琳琳小区门口,进去前整理了一下随身物品,将扎线带、胶带、pos机和手机等物品装进一个塑料袋。按照“皮条客”发来的楼栋信息,吴某拎着袋子走到了琳琳家。门打开后,两人确认了身份就一起进屋了。

到了房间,吴某说要先去趟卫生间,就拎着带上来的塑料袋向卫生间走去。

关上卫生间的门后,吴某取出袋子里的东西,准备好扎线带、胶带等物后,打开门就冲进了房里,试图控制住琳琳。当时,正在玩手机的琳琳见他这么大动静,吓得不禁大声尖叫。


吴某担心喊叫声把别人引了来,便扑了上去,先用扎线带扣住琳琳的双手,再用准备好的胶带封住了琳琳的嘴。

接着一边用扎线带捆住琳琳的双脚,一边说着:“别叫!我就是弄点钱。你做的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配合的话我就报警,到时候你也没好果子吃!”

琳琳听他如此说,知道他只是求财,便按照他说的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儿,琳琳开始努嘴晃脑,示意吴某有话要说。待吴某撕掉胶带后,琳琳慌张地问道:“你是不是要钱?我可以给你。”


接着,琳琳就挪动身体滑下床,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五千元钱,递到吴某面前。不料吴某将钱一下打翻,并让琳琳把卡都交出来。

拿到银行卡后,吴某用pos机刷了几次都刷不出钱来,嘴上喊着:“卡里怎么没钱!钱呢!”琳琳害怕吴某因此气急败坏伤害自己,急忙跟吴某建议:“要么我把钱提现给你。”

这句话提醒了吴某还有网上转账这一方式,于是他从地上捡起琳琳的手机,让琳琳解开手机并报出支付宝密码。之后,吴某就让琳琳转过身去,还把一床被子盖在她头上,自己则找了纸笔将密码记下。

吴某继续操作手机,打开支付宝后发现里面有三十多万,便忍不住心动。找出自己支付宝的收款码,吴某就开始扫码转账。转了34万后,吴某将琳琳的手机砸坏,取出里面的手机卡,带上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大概5分钟之后,琳琳听见房间里没声音了,她用尽力气将被子顶开,发现吴某已经离开,而地上的现金还在。

担心吴某回来,琳琳双脚跳到窗边,试图求救,但是一眼望去都没看到人。再往下看时,发现楼下有一个大平台,目测了一下高度后,琳琳就用被捆的双手撑起身子翻了出去。稳了稳身体,琳琳看见不远处有个快递员正拿着手机在拍自己。


琳琳就大声呼救,喊道:“别拍了!我被人绑了,快帮我报警。”快递员马上答应了,并冲到小区门口找了保安过来。不一会,警察和消防人员就到了,将琳琳救了下来。由此案发。

6月7日,吴某被抓获,其到案后供述,最开始找皮条客的时候是去招嫖的,但是在去的路上突然想到自己童年不幸的经历,同时又想到卖淫是件不光彩的事情,可以趁机敲诈,故而有了抢劫的念头。


原来,吴某幼时父母离异,此后一直轮流跟父、母亲生活。也因如此,使得吴某缺乏安全感,无法敞开心扉与他人亲近。

据吴某陈述,至今他都没有一个朋友,更不可能去跟别人述说自己的苦闷和不快。16岁时,吴某便辍学离家打拼,虽然现在工作稳定、收入可观,但他仍然埋怨父亲当初没有让他继续读书。

他认为,如果继续读书的话,至少现在会多一些朋友。而与母亲共同生活的日子,是吴某不愿提及的,在他看来,那段时间里他只感受到了痛苦和残忍。这一切使得吴某认为自己现在的生活非常压抑,甚至对女性产生了偏见。


吴某供述,正是因为对家庭的愤懑,导致他抢劫了琳琳。本来只想转几千块钱,但是打开琳琳的支付宝发现里面竟然有几十万。“看到这么多钱就很激动,5万、5万的转账,越转越兴奋,越转越激动,一下就没有收住。”


事实认定:

吴某经事先预谋,以嫖娼为由,窜至被害人住处,以捂口、捆绑等方式抢劫琳琳,并通过支付宝现金转账的方式劫得34万元。吴某入户抢劫,且数额巨大,其行为涉嫌抢劫罪。

日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以涉嫌抢劫罪对吴某批准逮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