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杀妻藏尸案”终于宣判了,除了死刑没有别的结果!

近两天,有这么一条新闻火了

23日上午9点30分,上海虹口“杀妻藏尸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朱晓东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被害人父亲在法院前等待

被害人母亲(中间穿蓝色衣服者)在法院前等待

今天距此案件的发生已经过去了将近整整两年,这份判决结果让被害人的家属望眼欲穿,不过好在他们对这样的判决是满意的,被害人父亲说会第一时间去女儿的坟前告诉她。

对这起案件网上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描述:“杀害妻子藏在冰箱”、“杀人后刷爆妻子的信用卡旅游开房”等,口相信大家都不禁觉得,这人为什么这么丧心病狂?


“杀妻藏尸案”

杨俪萍和朱晓东 杨俪萍家属供图

在杀害妻子后的105天,2017年2月1日,朱晓东在其父母陪同下自首。

当一辆警车和一辆殡葬车先后驶入上海虹口商业一村小区时,与朱晓东同住在商业一村的邻居们才惊叹,这种电影和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竟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商业一村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多只有5层。这个小区和很多老小区一样,一半住着老年人,一半租住着外地人,即便在此20年以上的老住户,彼此间也不相熟。

朱晓东居住的商业一村小区

对于朱晓东,邻居们只有简单的印象:不爱说话,长相蛮好,总换女朋友。头发梳得油光噌亮,远远就能闻到浓浓的香水味。他会在每天中午或者下午牵着一条牧羊犬,吱吱呀呀的上下,“响动老大,一听就知道是他”。

事发后,多位邻居回忆,他们曾看到一位打扮时髦,开着豪车的女人到小区找朱晓东,也曾听到过从他家传出的激烈争吵声。

朱晓东从小与母亲居住在4楼3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他29岁时,母亲搬离,房子粉刷一新变为婚房,妻子住了进来。邻居们也是在他母亲敲门散发喜糖时,才知道朱家这桩没有声响的喜事。

只是,这段婚姻并没有持续很久,5个月后,即传出了噩耗。

朱晓东和杨俪萍结婚后的住处

年轻的夫妻

乖巧、独立、善良、单纯,是杨俪萍留给父母、亲戚、朋友的印象。

从小学到高中,杨俪萍只有三到六年级在家门口的小学读书。其余阶段,由于学校离家很远,她都住在外婆家,只在周六周日回家。她的成绩永远是班里中上水平,也从来没惹过祸。

小时候喜欢小人书,父亲就给她买了一箱子。后来看着别人进网吧打游戏,她跟着去了一阵,父母怕学坏,便花8000多元买了一台电脑,让她在家里玩儿。她基本不会和别人争辩,连大声说话都很少。

大学填报志愿,大家认为她的性格比较适合做老师,她也接受了大家的意见,最终选择了上海师范大学。

大学时代,师范班里只有一个男生,她和多数女生一样,并不会主动招惹男生。在同学眼里,小动物和日本动漫是她的最爱。夏天有飞虫飞进宿舍,室友每次用书拍打时,她总是伸手拦住,然后将飞虫拿到窗台放掉。

2014年,家里的猫生病了,她整整守了一夜,第二天不等兽医来,猫就去世了。她还开车从浦西穿过半个城市到浦东的宠物火化场进行殡葬。装着小猫骨灰的小白罐子至今都还摆在她的书柜上。

大学毕业后,杨俪萍应聘上一所重点小学的教师。在这里,她很受同事和学生的喜爱,她有节课还成为学校的教学案例,在网上流传。

杨俪萍房间至今都还保存着各种证书

校长对她也很好,曾给她介绍了一位家境不错的男孩。男孩经常开奔驰车送她回家,杨母每次从楼上看着心里都暗自高兴。可是不到两月,女儿就不再去约会了。杨母问起,她淡淡地回应道“不喜欢他”。

朱晓东10岁时父母离异,职校毕业做销售员,对酒吧很清楚。

与杨俪萍相比,朱晓东的成长便显得更加神秘些。10岁时父母离异,他就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在杨俪萍的母亲眼里,他是长不大的“乖宝宝”,胆小,什么事都藏在心里。

在初中同学眼里,朱晓东曾是他们的“励志偶像”。初中,朱晓东是一个胖子,体重一度接近170斤。和女生说话就会脸红,所以她也基本没有女性朋友。初中毕业时,他突然宣布要减肥,之后就每天坚持跑步,只吃青菜。几个月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从此“帅”替代了“胖”成为他的新标签。

由于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后,朱晓东就读于离家不远的南湖职校。2006年毕业后,他就到五角场东方商厦做销售员,工作不迟到也不早退,待顾客不热情也不冷漠。同事认为他看起来比较成熟,和他们不是一个“圈子”。他记得,朱晓东从来没和他们一起玩过,即使一起抽烟,他也不说话,“就帅帅地站着”。

当时月工资只有1500元的他们,进酒吧、夜店还比较奢侈。有几次聊到出去玩,朱晓东突然来了热情,向大家推荐了很多酒吧,“哪个酒吧年轻女孩多,哪个酒吧可以随便畅饮”,他竟然这么清楚。

杨俪萍生活中少有这样的人,“小痞,有个性,正好吸引了她”。

杨俪萍大学毕业时,朱晓东已辗转多个商厦。在同学魏涛看来,那时候,朱晓东已经有些膨胀了,女朋友经常换,工作也说辞就辞。

2012年,朱晓东的手臂上添了一条刺青,是他和新女友的名字。但就在添刻这条刺青的前后,他认识了杨俪萍。

她曾经向好朋友说过,认识了一位很酷的男孩。但就在那时,他突然消失了。“当时(他俩)没确定关系,但感觉很暧昧”。

工作以后,她又回到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直到朱晓东再次出现并向她展开追求。

朱晓东向杨俪萍解释,之所以消失是因为自己长了肿瘤,于是辞去工作,断了一切关系,独自到西藏。后来发现脑袋不疼了,复查发现已经病愈,就鼓起勇气回来追求她。

旁人看来很可笑的话,杨俪萍却半信半疑,也没有深究。朱晓东这种怪异行为正是吸引杨俪萍的原因:有点小痞,超有个性,“对她来说太新奇了,她生活中很少有这样的人。”

然而,在杨俪萍去世后,有网友挖出朱晓东前往西藏的行踪,据称,他是带着女朋友私奔到西藏,中途不知什么原因,还曾打算双双自杀。后来,因女方家里强烈反对这段感情,他们才被迫分手。

那个女孩是幸运的。

2015年春节,杨俪萍第一次将朱晓东带回家。

当时杨敢连心里并不满意,但他选择相信女儿的眼光。杨家人和他聊天,问及职业、父母,他也是问一句答一句,很少主动说话,杨俪萍为了化解尴尬,总是抢着替他回答。

之后,朱晓东又去过杨家几次。一进门就钻进杨俪萍的房间,基本不和杨家父母交流。看着他们你侬我侬,牵手进出,杨家父母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恋爱后,他俩之间也曾有过争吵——

“前几天微信删了,找我就短信或者电话,也不知微博活着的人有多少,女性随时OK,男性有被删除的危险,在未来的48小时,微博也要战败了,开始陆续删人,这不是演戏,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2015年2月,杨俪萍突然发了这条微博。

据了解,这场战争的起因是杨俪萍发现有女孩频繁给朱晓东发暧昧信息。

杨俪萍在一次和朱晓东吵架后向朋友打电话表示,朱晓东让她感到不放心。但在吵完架的第二天,她看到网上手表打折,又毫不犹豫地花5000多元给朱晓东买了一块。她说,“给他买好看的东西,比给自己买还开心”。

他们在2015年12月31日领取了结婚证。在身边的人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因为不久之前她们刚和杨俪萍讨论过结婚的问题,那时杨俪萍的说法是,朱晓东没钱,想结婚也没办法。

2016年5月28日,两人办了婚宴,杨俪萍主动取消了几乎所有的结婚礼仪,没拍婚纱照、也没有婚纱,没有迎送亲和婚礼仪式。婚宴摆了6桌,只请了双方的近亲。她的同事朋友,都是后来单独请的。

后来,杨俪萍的大学室友每次看见婚宴中杨俪萍只穿着白色短袖和破洞牛仔裤给大家敬酒的照片,都会替她难过。

2016年9月的一天,朱晓东带着杨俪萍来到一家纹身店,朱晓东在前女友的名字上覆盖了“美杜莎”,杨俪萍则在左胳膊纹了一对翅膀。纹身师推测她们当时有点矛盾,“一般情侣都相互陪聊解闷,但那天,男的在二楼纹了3个小时,女孩却一直在楼下和小猫小狗玩儿。”

再后来,朱晓东告诉妻子,自己被公司重用了,月薪2万,将前往香港发展。杨俪萍则向学校递交了辞呈,“两个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规划去香港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谁知就出了事。

2016年10月18日,朱晓东在家中与妻子杨俪萍发生争吵,争吵过程中其用双手扼住杨俪萍的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

朱晓东家里买了一个冰柜,就是小卖部里放冷饮的那种冰柜,这个冰柜放在阳台上,朱晓文把妻子的尸体就藏在这个冰柜里面。

之后,朱晓东用妻子的手机和妻子的父母以及亲人发微信等消息证明还活着。朱晓东还刷爆自己亡妻的信用卡去旅游,和异性开房,奢靡享乐放纵自我。

2016年12月29日,朱晓东曾在无锡Saga酒吧留下坐标,并连续发了两条动态:一条点了一根小蜡烛,一条配文:人生若只是初见。

11月28日,双方家长曾想给夫妻二人一起过生日,可就在前一天,朱晓东的父亲骑助动车时与轿车发生碰撞受伤,随后不得不取消了生日宴。本来那时候案情就可能曝光了,生日聚会取消,使得朱某杀妻的真相得以暂时隐瞒。

就在过年前几天,朱晓东的母亲还来为杨俪萍办理过车辆登记,杨俪萍在普陀的一所小学做班主任,平时开车上下班。由于是外地牌照,车辆停放需要做车辆登记,当时她来办手续的时候并不知道儿媳已经死了。

自首

2月1日,朱晓东的岳父六十大寿,本来当天下午夫妻二人要和岳父岳母一起约着晚上吃饭庆祝。

此时妻子已经三个月没有露面,他再也瞒不下去了。

下午1点,朱晓东打电话要母亲过去一趟,称有要事商量。她给他父亲打了电话,叫父亲先去,她随后就到。

父亲到后问朱晓东什么事,朱说要等母亲来了以后一起说。

母亲一见面就问儿媳妇去哪儿了,朱晓东才说自己把妻子杀了,并藏在了冰柜里。

父母劝他自首,三人便打车到了虹口公安分局投案。当天是大年初五,下午3点左右,三人抵达虹口公安分局门口后,他们以为民警休息,便在门口拨打了110报警。随后民警将朱晓东控制住后带回调查。

到朱晓东投案自首,杨俪萍在冰柜中已经蜷缩了106天。

后来听说朱晓东在自首的前一天,曾试图自杀,他将背包带子绕在阳台顶的晾衣架上准备上吊自杀,但由于晾衣架支撑不了人的重力,朱某最终自杀失败,颈部留下了印记。

案发后,曾一手带大朱晓文的已经80多岁的奶奶,听闻孙子的噩耗以后,精神极度崩溃,发病被送进医院,后来于2月2日下午在医院过世。

“他(朱晓东)小时候很可爱,虽然比现在胖很多,但卖相一直很好,嘴巴很甜。他刚工作的时候,我常常在小区内看到他跑步锻炼,见到老邻居都会打招呼。他很客气的,他爸妈也都为人和善,邻居有事情,他们都愿意帮忙。我不曾想过他会这么极端,宁愿相信他是过失杀人。”朱晓东的邻居感叹。


法院:朱晓东犯罪性质恶劣,自首不从轻

案件进入审讯阶段后,杨俪萍的父母杨敢连夫妇很少出门,唯一的消遣就是早上他去菜市场,妻子去锻炼。回到家后,两人就各干各的,不聊天,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怕一聊天就会聊到女儿。”今年2月,杨敢连正式退休了,他直言现在做什么都没有心情,但必须还要强忍着,“如果我不坚强,就会影响到妻子和其他的亲人们。”尽管话是这么说的,但每次杨妈妈想起女儿,痛哭的时候,杨敢连也会默默地流眼泪,“实在太痛了。”

在等待宣判的这些日子里,杨敢连和妻子的头发又白了好多,每天都在煎熬,“朱晓东的家里始终没来道过歉,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如今杨敢连依然要靠酒精的麻痹才能入睡,而杨妈妈依然会在心情烦躁的时候抽烟,“控制不住。”杨妈妈每天晚上要想一会儿女儿才能入睡,“我那么好的女儿啊。”

杨敢连说,自己和妻子也努力让身体和心情好起来,“我们的诉求一直没有改变,就是希望能判朱晓东死刑立即执行。”杨敢连和妻子都强调,“不接受任何方式的道歉和经济赔偿。”

宣判的前一晚,杨敢连吃了一粒安眠药才睡下了,凌晨四点半醒又过来了。他表示,事先已经准备了一些牛奶、鲜花,等到宣判结束拿到了判决书,就会去女儿墓地,把结果告诉她。

在今天的判决中,法院认为,朱晓东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处罚。本案虽因婚姻家庭矛盾引发,且朱晓东自首,但朱晓东犯罪性质恶劣,作案后长时间藏匿被害人尸体,自首不从轻。期间,朱晓东还用被害人的钱款、身份证,多处旅游、与异性开房约会等,肆意挥霍享乐,无悔罪表现,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故依法对朱不予从轻处罚

受害人家属对审判结果表示满意,被告人朱晓东当庭没有表示上诉。

宣判结束后,杨俪萍母亲痛哭

“这样的结果是还公平于社会,还正义于社会。”被害人的律师表示,尊重被告上诉的权利,被告还有10天的上诉期,如果被告不上诉就进入死刑审核程序。


杨妈妈回忆起最后一次见女儿的样子:“最后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一点儿都看不出吵架的样子,我送他们到楼下,他们还手拉着手,直到走到车跟前。我怎么能想到,三天后,朱晓东就把我女儿给掐死了。你哪怕把她打伤,让我来照顾她。我一直没想通,他怎么就下得去这样的狠手。我一想起女儿被藏在冰柜里那么多天,心就开始绞痛。我女儿那么爱干净、爱美,最后却变成了那个样子,我想来就恨。朱晓东能让我骂几句,解解恨也行啊,但从出事到现在,我没见过他一次,也没见过他家里任何人。”

探长觉得,死刑判得没有问题,必须是死刑。

不过还是得提醒一下,不要为了结婚而结婚,两个人三观不一致,那宁愿单身也不将就。年轻人在这方面要多参考父母的意见,父母走过的路比你多,看人也准得多。

人心里是有恶魔的。

希望杨俪萍能够安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