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兴,如果你没错,请你别低头

免疫球蛋白,抗体HIV阳性,新生儿筛查弱阳性这件事情刷爆朋友圈。

我知道我现在写这篇文可能站在道德高地被一批人批判,但我想说的几点,希望制药行业的闺蜜们能够静下心看一看,虽然大家都在过年,但我们身在行业里,匹夫有责。

事实上这件事情看起来很有可能是虚惊一场,只能说整个技术手段检测手段,整个产品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监管部门去监管,这一次大家都是以风险为第1位,可能避免了更大的损害,我希望这是一件好事。

假设这件事情真的有一些损害后果,而企业真的没有错的话,以下这些话才是我真正想说的。

1.企业,如果你没错,那就是无过错,请不要低头,请不要承诺所有的赔偿,承诺未来的保障,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企业应该承担的。我们缺很多东西,每个人生活在这个社会中,有社会责任,但更需要制度补充。

2.科技本身就是有缺陷的,我们都很明白,我们只能无限的去接近真相,而无法真正的达到真相,我们可以做风险评估,尽可能的把风险降低,但我们没有办法去避免所有的风险。

3.如果相关的管理、验证、放行都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这仅仅是一场意外,仅仅是一场可能存在的风险,也仅仅只是一场,因为目前的技术手段无法避免的可能存在的风险缺陷~其实每个人都跟这件事情有关,每个人都可能暴露在风险之内。

4.我们缺少的一项叫做民政救济制度,我们缺少一项无过错赔偿。

5.我们需要上市之后的产品保险,我们需要无过错赔偿的风险共担,我们需要让整个社会制度来进行民政救济,保护好特殊情况下一些意外的产生,让这些受害者减少后期负担。

6.制药企业可能是大家眼里真正的利益链的获得者,所以大家认为哪怕是无过错的情况下,企业也应该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进行一定的补偿。但这个是补偿,这个不是赔偿,这是有性质差异的,如果你真的没有错,其实我希望你不要低头,一旦低了头,整个行业都会面临另外一个选择,是否所有的意外都应该企业来承担一个罪名,那么不良反应也好,副作用也好,我们是否要放弃科技的进一步创新,停留在一个赔偿的风险之中?

7.药品是特殊的产品,尤其是处方药,它和OTC比起来消费的选择权更加少。几乎所有的选择权是依赖于医生的,我们不能够期望所有的产品在推广的时候能够做到患者的100%学术普及。可是我们得让这个社会相信专业,相信医药行业人的专业,相信我们的职业道德操守。

8.专业和非专业之间信息的透明度缺失这是必然存在的,不然的话就没有所谓的专业之分了,就是这样的信息透明度的缺失,注定了医药行业会站在道德高地永远被批判,因为一旦出事,所有的阴谋论都会出现,那就是有意的谋财害命。

9.可是我们必须知道科技的进步行业的发展是必须在循环上升当中开始的从无到有,对任何一个科学家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之后才是一个完善。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所谓的科学技术原理都只能无限的趋近于真相,避开能够预知的风险,我们无法去把风险降到0。

10.我们可以完善说明书,可以补充实验,可以让一系列的风险慢慢的降低,可以让人更加警惕,更加谨慎的去使用这些产品,但这些都源于血的教训。而在整个过程当中,如果我们都没有错,受害人就错了吗?当然也没有错,如果一定要有一个责任人,那将是整个社会和人类应该付出的。

11.社会责任是整个行业,整个社会的责任,不仅仅是一家企业的,如果你没有错,请你不要低头,我们必须要有勇气去承担这一切,让企业有信心有能力去革新技术,进一步的往前冲,把一些可能的风险一点一点的减低,预知更多的风险尽可能去控制。

12.比起如何惩罚企业,我更关心的是受害人、可能的受害人,他们将得到如何的帮助,这种帮助是基于整个社会整个民政救济的帮助,而不是企业的一笔小费用,或者是一个企业在明知道自己无过错的前提下付出的血的代价。

13.企业如果错了,请你负担起该负担的责任,但是如果你没错,我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可以促进我们进一步的民政救济制度,医疗体系的完善,保险体系的完善,商业保险的进入以及社会责任分担多功能职能建设。

14.如果这件事情企业真的没有错,真的是因为现在的检测技术观测技术一系列的原因造成的,我们现今的技术就是做不到。最后的结论,就是这是一场无过错伤害,那么我觉得这是整个监管体系的一个进步。

15.如果最后受害人潜在受害人的补偿是落在了国家的身上,那么这个整体机制应该点赞。

16.如果这件事情变成整个行业整顿的契机,我觉得整个行业也坦然接受就好,没有问题就是没有问题,何畏查处?

17.新的检测技术是否因为这件事情可能会被提上议程,我觉得这是个大企业需要自我证明的,而不是因为这一件事情道德绑架监管,然后来告诉监管人员:你看你因为不批我的技术,所以导致这种事情的发生。

其实还是一码事归一码事,需要证明自己的技术可靠,这是一个企业自身的主体责任。

18.如果有新的技术,可以避免一些潜在的风险发生,能够自我证明进行一定程度的验证,经过科学的审评是可以被批准的话,也未尝不可。作为监管部门来说,能够提供的其实是一个行政审批上的时间缩短或者是人力物力的一个投入罢了,但他改变不了一项技术的科学性。而且监管本身就也有行政处罚权。从没说过已经批准上市的产品就不能被撤回,不能被撤销。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监管的意义本身就是要去掉一些已经上市的,但是不再符合这个社会需求的产品,在风险利益的比较之后,我们时常要做出一些决定,也就是哪些技术和产品应该被淘汰,这个过程当中会牵扯很多人的利益,但是这也是一个人类社会的需求,也是监管责任之一,这才是为民众做的实事,我们需要退很好的产品,但是也需要把一些已经过时的东西弄出去。

19.而我今天的理论非常简单,该赔的赔,不该赔的,我们在这一次事件当中能否去完善一下无过错补偿机制,去完善一下我们对于在科技进步当中无法避免的意外,意外的受害者的一个民政救济让大家减少顾虑和社会不安定因素。

20.任何一场悲剧都应该变成体制建设前进的一个契机一个步骤,而不是一个惩罚的由头,有一些经济惩罚其实只对个人有益,对整个社会毫无意义。

大过年的,都说应该欢欢乐乐的团聚,希望不会让大家扫兴。如果血站有问题,血液本来就是一个稀缺资源,利益链太大了。再下去就是一个黑洞。

如果人类对于生存的欲望是一个刚需,如果你一直要往下追究的话,在一场场的阴谋论里面,事实上稀缺资源就是为有钱人存在,就是为王权富贵存在的,再往前说任何历史和动物的演变发展,都是优势资源才能存活,所以从来都不存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有人卖血,有人买血,有人卖命,有人买命。

我们无意于去把一件事情无限的延伸,只能说在一个阶段里,在一个时空维度里能否得到一次进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