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下只角”变形记(上)

“上海人把最高级的住宅区叫做上只角,反之,就是下只角。”

1985年,一部穷街,这个程乃珊笔下的故事,仿佛带着时光的滤镜。

上只角的高跟鞋是不肯出现在下只角的穷街上的。

这就是传统上海人骨子里的经纬度。

那,什么是角?

据考证,脱胎于“嘴”,上海靠江河,外凸的地方就是嘴,比如陆家嘴。

若“嘴”小且尖,就成了角。

哪里是上只角?

哪里是下只角?

先来看看上海的划分。

2018年,上海合计共有16个区一个县,划分如下:

中心城区7个包括:黄浦区(原黄浦区加原南市区加卢湾区),静安区(原静安区加原闸北区),徐汇区,长宁区,杨浦区,虹口区,普陀区。

半中心区半郊区1个:浦东新区。

郊区7个包括:宝山区,嘉定区,闵行区,松江区,青浦区,奉贤区,金山区。

而老上海心里公认的,“上只角”,是指租界地区,比如静安、黄浦、卢湾等。 “下只角”,是当年“滚地龙”和“棚户区”密集处,闸北、普陀尤其。

杨浦,虹口,南市(后被黄埔并入),长宁也在其中。

注释:在1941至1945年间,从山东、安徽、江苏等地乞讨至上海的难民,在这片原本是荒地的地方用芦苇、草席和竹竿搭起所谓的 “滚地龙”。

但也不绝对。

徐汇,静安,也有市民村。

药水弄、西凌家宅、茅家塘、久耕里、福申里……也说是都市里的村庄。

但瑕不掩瑜。

那时候的姆妈总是教导女儿,不要跟闸北区的小伙子谈恋爱,有朝一日嫁要到“上只角”去。

但姆妈一定想不到,在未来的某一天,改变来的猝不及防。

闸北变形计

“丁力的梦想”

最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是,电视剧《上海滩》中,上进青年丁力曾说“我有一个梦想”,就是把家从闸北搬到霞飞路(今淮海中路)或静安寺,如今看来终于要实现了。

闸北是穷小子,静安是娇小姐,所以当年静安与闸北合并的消息传来,人们细榷也值得理解。

但是,静安区甚至一度被并至新成区、长宁区。

怎么就跟了闸北之后,就“怨声载道”了?

可你说闸北急。

静安也急啊。

眼看着前脚黄埔与卢湾合并了,面积翻了翻。

紧接着来看看GDP。

2015年,GDP为24964.99亿元。

2017年全年上海市的GDP总量为30133亿元,中心城区GDP占10116.72亿元。

与闸北合并的好处,不仅仅是为了数字游戏,还有更大的前景。

这就要说到闸北的历史。

据笔者查阅相关资料显示——

“闸北与租界接壤,受到租界的外溢,并且水陆交通便捷,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到20世纪20年代末闸北因民族工业的迅速发展,被誉为“华界工业大本营”,同时也成为华界近代文化中心之一。但是,两次淞沪战争几乎摧毁了闸北三十年的建设成果。尤其是在“八·一三”淞沪抗战3个月中,入侵日军在闸北施虐80天之久。居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者达数十万,大量人才和资金流入租界地区。工商企业几乎全遭毁损,40余所中、小学校被炸毁,区境内大部分地区的所有建筑物几成废墟,仅存工厂27家,商店234家,医院8所,且多在境内租界地区。闸北华界地区元气丧失殆尽,失去昔日的繁盛景象,成为上海最穷苦之地。”

只能说,它更像是家道中落的穷书生。

但是底蕴在,苏州河畔的风韵在,老火车站乃至大彭浦这个充裕的人口区域,都是赋能的一环。

静安迫不及待需要这个老城厢躺进自己的怀抱,扩充自己的骨架。

老静安和老闸北,都是老牌中心区,要转型,不能把桌子掀掉再换一款桌子,而是在桌子上各种能上得了席面的菜。

最后,说到闸北,不得不提的就是大宁板块,现在已是上海最优质的土地资源之一。整个大宁板块,有产业,有配套,有环境,有交通。2018年大宁金茂府以均价12.75万/㎡的均价比肩内环内的豪宅。

你看如今的大宁,高楼林立、人潮涌动、再难想象这是当年的“棚户王国”。

大宁灵石公园和大宁国际商业广场成熟发展,以及总面积达2平方公里的大宁商圈规划、上海第二座久光百货也落子于此,让大宁整个板块形象实现了质的提升。

现在的大宁,有绿地、有商业、更有便利的交通,以及丰富的配套,这不在是从前的“下只角”这是上海新的核心之一。

2015年1月上海新房价格地图显示,闸北地区的均价为48084元/m

2

2018闸北区新房入市均价都在8W左右。

来源:今日房产

这一轮闸北的变形,已经从房价这个纬度上,让所有人都开始审视这个区域。

不得不说,这恰恰是这一轮城市变形的逻辑落点。

普陀变形计

“飞人的崛起”

上面说到闸北静安的合并。

其实坊间一直有传言,最受伤的是普陀。

静安区和五区相交,分别是黄浦、徐汇、长宁 、普陀、闸北。

自从静安闸北相亲相爱后。

对于普陀的传言就没停过,一会和长宁,一会和宝山。

据笔者网上翻阅资料,老上海在社交中会有一个习惯,会不经意问人家:“府上住啥场化?”,

如果回答“三湾一弄”,对方就会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因为这里是沪西大名鼎鼎的棚户简屋。

分别是潭子湾、潘家湾、朱家湾,药水弄。

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一些工业区附近的荒地、废墟、坟场上,包括苏州河两岸和其他河沟旁,相继出现了形形色色的棚户区。

“三湾一弄”大致就是在那时形成的,当时的主要居民大多是附近的码头工人。

“一线天”、“水帘洞”都是用来形容这里的。

就是街巷之间只能容一人通过,只剩下“一线天”,在自家客堂里睡觉,脚就能伸到对门人家的家里。

朱家湾和药水弄在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相继得到改造。

最后的“两湾一宅”说起来,也是今天上海滩大名鼎鼎的 “中远两湾城”。

还有就是上海人都知道曹杨新村。曹杨新村是新中国第一个工人新村,里面住着新中国的第一代劳模。

普陀,“破”,这是曾经。

因为拥有闻名全国的工业遗址。

但好在普陀“大”。

有很多改变正在来的路上。

铜川路水产市场已经被拆了。

曹安路素材市场也调整关闭了。

尤其,作为沪宁发展轴上的起点,这是门户区域的价值。

曾经,普陀是绝对的洼地。

这其中有一抹亮色,就是长风板块,也是曾经的地王争抢之地。

2009年中海拿下过长风地王。紧接着雅戈尔,绿城纷纷押宝。

如今的普陀呢?

来源:今日房产

当年,普陀出了个刘翔。

故事,从那时开始,普陀的跃进,从来都是跨越式的。

2019年的开始,普陀区也立了自己的flag。

“繁华商业区+生态绿地+文化景观带”

2019年,普陀区规划的空间结构为“一轴两翼”

一轴:武宁创新发展轴

北翼:桃浦智创城、真如城市副中心,构成城市转型示范走廊

南翼:上海科技金融产业集聚区、长寿商业商务区,构成滨河活力带

一条武宁创新发展轴,2019年武宁路沿线将新增科创文化办公总面积156万m

2

还有“武宁路快速化改造”项目,打通真如地块道路交通,将来从沪宁高速回沪可以一路高架开到内环。

70万方总开发量的中信泰富科技财富广场也将在普陀崛起,未来将会是上海又一大地标性建筑。

14号线、15号线普陀段预计2020年建成通车,届时,普陀又多了与上海相连的大动脉。

真如这个城市副中心,也将在2019年绽放出新的能量级。

一条长达6公里,面积超过20万㎡的真如绿色走廊,建成后就是上海中心城区最大的生态绿地。

一条展现真如寺特色的文化一条街。

一个联系三大项目的重要地下联通空间的车站。

当然,已经渡过了“变形期”的普陀,正在“进化、升级、跨越”。

普陀和闸北,形成了上海滩变革中的一抹亮色。

这仅仅只是其中一粟。

这或许就是上海的魅力所在。

更多关于上海变形记内容会在续篇中呈现!

敬请期待!

注: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其中部分关于城市规划和史料记录都来自于文献和网络。如有失实,可与本号留言指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