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日| 陈毅:上海解放后第一任市长

今天是陈毅逝世47周年纪念日。

他是上海解放后第一任市长,为上海的新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深刻缅怀陈毅市长,他在上海人民心中永世长存。

上海很复杂,我们都不大懂。

我们不能自大、吹牛。

南京解放后,陈毅和邓小平到南京后,住在总统府。4月28日早晨,他们在东园散步,发现地上漫着水,走廊上的地毯也泡在水里。一问才知道是战士不会用自来水龙头,把它扳坏了,到处跑水,好容易才堵住。陈毅很生气,命令住在这里的警卫部队马上打扫干净,除站岗值勤人员外全部撤出“总统府”。陈、邓也随即迁移到原国民党“行政院”办公。

邓小平与陈毅

中央军委批准一星期之后就解放接管上海,但这一刻,陈毅犹豫了。七天七夜可以攻占上海,但是接收准备工作巨大,一星期太短,避免真会如毛泽东说的“可能引出大乱子”,陈毅经与邓小平商量,于4月30日向中央军委提出:尽可能推迟半个月到一个月为好。毛泽东经过3天考虑,批准了该报告,推迟攻占上海。

1949年5月,数千名接管干部汇集到小城丹阳。5月10日,陈毅在丹阳城南的“大王庙”里,作了关于入城纪律的报告。

丹阳”戴家花园“(总前委旧址)

 一开口他就声色俱厉地批评两件违犯纪律的事:

“8 号下午我和饶政委到街上散步,走到戏院门口,有几个穿黄军服的同志,没拿票硬要进去。老百姓拿着票子反而进不去了。那时逼得我不得不亲自出马干涉,他们才走了。如果没有我们去干涉,那天戏院一定要被打烂。为什么无票非要进去看戏?是不是老子革命几十年,进戏院还没有资格?这就是违犯纪律!”

“第二件,今天早晨我到丹阳简易师范学校,问校长、教员有没有解放军进来破坏纪律。他们说:‘一般地很好。前天有位解放军来摘去一个电灯泡,昨天又有两个同志带着摘灯泡的同志来还灯泡。’这是人家不满意中的满意,这是很严重的破坏纪律。”

陈毅从这两件小事谈到接管上海的大事。他说:“一切打仗我们都胜了,可是上海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设、与外国人打交道等,我们不一定样样都行。上海很复杂,我们都不大懂。我们不能自大、吹牛。”

陈毅强调:“必须强调入城纪律,入城纪律是入城政策的开始,是和市民的见面礼。”

遵照陈毅的指示,各部队在整训期间,都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城市政策教育。第三野战军政治部专门编写了一个小册子《城市常识》,下发到每个连队,分为五课,由指导员给战士们讲解城市知识。

《城市常识》中的漫画,

帮助解放军战士熟悉城市生活

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准入,

天王老子也不行!

在上海战役之前,华东局、华东军区和三野前委制订了更为详细具体的《入城守则》《城市纪律》和《外交纪律》等文件,发到各部队。

解放军战士将《入城守则》等绘成图片,

挂在背包上,一边行军,一边学习

总前委对三野提出两大要求:一是“打得好”,要显示出我军的威力和艺术;二是“进得好”,即入城后政策纪律好,军容好。

陈毅对部队入城后的纪律提出极为严格的要求,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不入民房”。

有的干部提出:遇见下雨,有病号怎么办?

陈毅坚持说:“这一条一定要无条件执行,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准入,天王老子也不行!”

毛泽东知道后,高兴地说了四个“很好”。

5月27日,早晨下着小雨,上海市民们在枪声平息后打开家门,惊奇地发现马路两边潮湿的水泥地上,睡满了身穿黄布军装的解放军战士。

战士们进入上海,

不入民房,露宿人行道上

民族资本家荣毅仁此前遭到国民党监察院起诉他承办军用面粉有质量问题,这天应该去法院出庭。一大早,“申新” 二厂厂长荣德馨跑来报信:解放军进城了,都睡在马路上。荣毅仁不信,两人开车出门,眼见为实,果然如此。荣毅仁感叹:一个新时代真的到来了。

中国问题专家鲍大可(A.DoakBarnett)看到解放军睡马路的照片,他说:“我认为这是红色中国的第一张‘上海公报’。”

英军元帅蒙哥马利看了这张照片,感慨地说:“我这才明白了你们这支军队为什么能够打败经美国武装起来的蒋介石数百万大军。”

难道吃了这餐饭就会丧失政治立场?

上海解放的第一周,1949年6月1日,荣毅仁接到市长陈毅的请柬第二天到外滩中国银行大楼开座谈会。6月2日下午,中国银行大楼四楼大厅,90多位上海最知名的产业界人士拿着有陈毅署名的请帖出席“产业界人士座谈会”时,心里都有些怦怦跳:威震淮海战场的陈毅将军,会不会没收他们的企业资财,革他们的命?

1949年12月2日,毛泽东签发

任命陈毅为上海市市长

身穿褪色布军装、脚蹬布鞋线袜的陈市长和饶漱石政委来了。陈毅开口便说:“工商界的朋友们。”“朋友”二字一出,会场气氛便有所松动。

陈毅对大家说:“反动统治和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已告结束,新的伟大建设任务已经开始。我们的工商政策早已有言在先,就是16 个字: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发展生产、繁荣经济。人民政府愿与产业界共同协商,帮助你们解决困难,你们有话尽可对我们谈,我们暂时办不到的也会说明理由。让我们共同努力,尽早把生产恢复起来。”

会后,荣毅仁兴冲冲回到家里,对满屋等候消息的人宣布:“明天就开工!”

荣毅仁故居

“团结多数人在我们周围”,是陈毅对上海各界人士统战工作的第一条原则。但是实行起来谈何容易!首先就是和民族资产阶级的关系怎么搞。那天会后,刘靖基、荣毅仁对财政接管委员会副主任许涤新说:他们想请陈毅先生到家中吃饭叙叙。

许涤新在一次会上向陈毅作了汇报,陈毅问在场的人去不去,有的主张去,有的则认为我们是共产党员,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中的一分子,如果我们去吃他们的饭,划不清阶级界线,就会在政治上丧失立场。

陈毅听后笑着说:“共产党不怕帝国主义,不怕蒋介石国民党,难道对资本家就怕起来?难道吃了这餐饭就会丧失政治立场?难道你们不会利用吃饭的机会去了解他们,去对他们做点思想工作?我带头,你们敢去的跟我去。有工作的,不想去的,我不勉强。”

8月的一天,陈毅和夫人张茜,潘汉年副市长和夫人董慧,以及刘晓、许涤新等领导干部一同来到荣公馆,出席荣毅仁的家宴。陈毅摇着一把大葵扇,拉家常问情况,亲切坦率,谈笑风生,完全没有一点官架子。4个小时很快过去,双方沟通了感情,对荣家人和上海资方影响很大。

在上海解放第一年的复杂局势中,以陈毅为代表的共产党人与人民心连心,风雨同舟,共同奋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