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用事业发展新闻报道之二

上海出租汽车公司积极改革经营服务方式

在改革的浪潮中,市出租汽车公司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叫车难”的问题,正在积极地探索和大胆地改革经营服务方式。从今年六月一日起,试开了从北站到十六铺、北站至工人文化宫的沿途“扬手上车、就近下车”的两条小型公共汽车路线。

试行半月以来被乘客誉为“方便车”,取得了较成功的经验。他们准备在年内再选择二百余辆小客车、机动三轮车试行扬手叫车。明年实行以扬手叫车、电话叫车为主,预约叫车为辅的多种形式并存的运营调度方式。根据客流需要,再增开六至八条这样的小公共汽车路线。

为了适应新的经营服务方式,市出租汽车公司还积极改革内部分配制度。在总结申江场驾驶员实行浮动工资制经验的基础上,拟在全公司逐步推行驾驶员全浮动工资和机修工及站业务人员半浮动工资,管理人员及其他人员计时工资加奖励等制度。

为了进一步搞活经营,拟与外商开办合资企业,实现多种渠道的经营。年内将选择一个车队搞合资企业,由外商投资,我方管理,独立核算,自负盈亏。

             ——《上海企业》1984年第8期

出租汽车四场试行单车承包制

为了进一步调动广大职工的积极性,缓和本市出租汽车“叫车难”,在出租汽车四场的30名司机中开始试行单车承包。

出租汽车四场是以机动三轮车为主体,全场约有营业机动三轮车650辆,在编驾驶员790名,60个车小队和11个营运服务站。他们决定在全公司招标。去年十一月四场决定和田站、控江站、陆家浜路站各一个小队试行承包。场长和30名司机、3名机修工订立承包合同,明确承包日期从十一月十六日起到今年二月底。

单车承包的基本内容是: 以车为单位,每个驾驶员每月的承包定额为2000行驶公里、600元营收(定额高于面上机三司机的平均水平)。当月完成定额数的,扣除单车成本504元,余下的96元归司机所得。当月营收超600元的部分,扣除超定额行驶公里的变动成本(0.155元/公里)后,驾驶员提取其中的60%;当月营收低于504元的,由驾驶员如数补偿给场部,行驶公里低于2000公里的,按每一行驶公里0.20元计算,当月补偿给场部。每10辆车配一名机修工,其收入按10名驾驶员当月平均收入的80%计发。

实行承包后,原来各种工资、奖金(节油奖除外)、津贴以及肥皂、草纸、浴费等不再发放;一些补贴、计划生育和独生予女费,上下班交通费以及四丝、手套,大阳眼镜等仍按原规定发放;保留驾驶员原工资等级标准,作为场支付司机因公脱产、公假、丧假等事的工资发放依据,也作为司机今后调资升级、工作调动、退休时的工资计算依据。

单车承包实行后,驾驶员的经营方式仍以站调为主,但在空车回站途中,可允许自行承接业务,送毕后进站补办承接手续。从六天的实绩看,平均每车营收61元,比定额超1.6倍;平均毎车行驶公里为98.96公里,超定额28.7%;每车的服务车次比承包前增加83%。

——《上海企业》1985年第1期

本市开展出租汽车供求状况调查

——上海《社会报》1986年1月28日

本报讯:本报八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曾发表了读者来信《叫车难,难于上青天》。现在,此事有了回音。上海市公共客运管理处与市公用事业研究所联合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出租汽车供求状况调查。这是解放以来本市出租汽车行业规模最大的一次供求状况调查。

近年来,本市出租汽车行业有了较大发展。目前,已有出租汽车经营单位、联户和个人共285家,拥有各种营业客车7 100辆。但从总体上来看,全市拥有的出租汽车与社会的需求相比,供求矛盾仍较突出。这次调查的主要课题是:目前出租车辆的利用情况、服务对象及供求情况分析。调查后,对各种数据将运用电子计算机分析处理,从而掌握出租汽车客运市场的需求情况,为正确制订发展城市出租汽车的政策、规划提供科学依据。

                 (本报通讯员  恭勇)

缓解“乘车难”尚有大量工作可做

有关部门集会研讨提出不少建议

本报讯:市内交通问题已经成为全市人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日前记者参加了一次由市委研究室和市计委经济研究所联合发起的有五十多名学者工程师和有关部门领导参加的研讨会,并走访了有关部门,获悉综合治理城市交通的系统工作正在上海逐步展开,并已提出若干对策。缓解公交“乘车难”尚有大量工作要做。

入冬以来,市内交通出现低谷不低、高峰更高、候车时间长、车辆行驶慢的恶化趋势。

  以上海的现实出发,有关方面提出了积极的建议和对策。如强化道路管理,改进市内交通管理体制等等。如果能够认真贯制实行,缓解“乘车难”还是有可能的。

  如机动车夜间货运的问题,早在一九七八年已开始实行,但是实行的车辆,所占比例不多,效果不明显,希望能全面实行,第一步先在早夜上、下班高峰时间禁止货运。又如, 实行职工错时上、下班制度。据统计,目前执行率平均不到百分之三十, 需重新调整并定出方案。不少人建议对主要商业街道营业时间希望调整为早上十时到晚上十时等。还有建议:开辟公交车辆高峰时刻专用车道, 如早晨七时到九时,下午四时到六时,在外白渡桥到金陵路、 中山东路口,以及南京西路、西藏路口等几个关键地段,限制其它车辆运输,确保五百万职工按时上下班。另外,还有建议改革公交经营体制,打破公交公司独家经营局面,闵行六厂一校民间办公交的经验值得推广。 还有建议调整月票价格,实行单一票价等等,用经济手段,缓解高峰客运。

这些建议当然实行起来会有不少困难,牵涉面也比较广,但是从综合治理城市交通问题这个大难题来看,是到了下决心的时候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