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风情水彩画

上海,自1843年开埠,迅速汇入世界潮流,成为一座中西合璧、五方杂处、海纳百川、独具魅力的城市,并逐渐成为与纽约、伦敦、巴黎齐名的世界著名大都会。老上海开放、包容、洋气、海派的色彩,永远在人们的传说和记忆中:外滩鳞次栉比的万国建筑,南京路终日氤氲着浓浓的商业氛围,大马路上缓缓驶过的有轨电车,外白渡桥上络绎不绝的人流和车流,苏州河上拥挤的木船,女士优雅的旗袍,绅士飘逸的长衫,马路边高高的广告牌,飘扬的旗幡......这一切的具象都浸润在眼前的这本老上海水彩画明信片里。当我们再一次凝视这些五光十色的画面时,我们似乎又漫步在风情万种的老上海街巷中,穿越到老上海的历史时空。

陆勇,1986年毕业上海华东师范大学。1988年上海戏剧学院美术专修,随周本义教授学习俄罗斯素描。后从事美术编辑和舞台美术设计。2013年签约澳洲Long画廊。作为一名生活在上海的水彩画家,陆勇先生近期创作了一系列反映民国时期上海人文风貌的作品,每一幅画都力图真实地还原这座城市早年的繁华与浪漫,以及它们背后历史沉淀的故事。

老上海风景水彩画

上世纪20年代苏州河外白渡桥鸟瞰。黄浦江上多为铁船,江面开阔,而苏州河上基本为木船,相对拥挤。外白渡桥已是车水马龙,北堍理查饭店(今浦江饭店)还在,南堍建筑拆了很多,画面中前景圆尖顶部分建筑还在。

1918年永安公司开业,经营环球百货为主,附设旅馆、酒楼、茶室等。至30年代跃居上海四大公司(先施、永安、新新、大新)之首。

为方便苏州河两岸通行,西方商人和清政府在河上两次建有木桥。1908年1月工部局建造一座钢结构桥,属于第三代外白渡桥。画面中外滩全景、苏州河及外白渡桥尽收眼底。

1840年后西方殖民者在外滩开辟租界并建造大楼。1924为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难者,在沪英商上海总会出资在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外滩建造和平女神像。1941年被日本占领当局拆毁。

1863年英美租界工部局在黄浦江紧苏州河处开设公共游乐场所,名为公家花园,后改名黄浦公园。画中情景是1946年,公园已向中国人开放。游人坐在公园绿色木靠椅上,黄浦江船只尽收眼底。

1900年法国人在外滩设立公(领事)馆,画面背景右面楼房为法公馆。边上马路也就叫公馆路。后开通有轨电车,驶向外白渡桥。

1908年外白渡桥建成,开通了有轨电车,从此,苏州河北岸开始兴旺。画面右上理查饭店(今浦江饭店)1920年在桥北堍落成。

画面背景为1923年汇丰银行大楼,属希腊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有轨电车从福州路向南驶向十六铺码头。一旁的海关大楼当时还只是三层木结构建筑。

上世纪30年代百老汇路,现东长治路。右面尖顶建筑为日本邮局,解放后拆除。背景高楼为百老汇大厦,解放后改名上海大厦。

1884年,法国天主教会在“洋泾浜”外滩(今延安东路外滩)设立木杆气象信号台,每日两次发布气象信息。1907年重建圆柱形“阿脱奴婆”式建筑,台总高50米。信号台往南即十六铺码头。

上海除了有轨电车,1914年有了无轨电车,但基本都在租界里行驶,全部由英商投资运营。画面中一辆无轨电车正穿过南京路。

上海开埠后外,殖民者开始向西租用土地。1851年东段南京路筑成,当时叫花园弄,也叫派克路,后不断向西延伸直到西藏路,南京东路两边的商业大楼也拔地而起。图为从南京东路外滩西望的街景。

老上海风景水彩画

上世纪30年代,南京路东段有轨电车靠站。当时车子都是靠左行驶,直到1946年元旦改为右行。

上海女人的摩登是出了名,穿上贴身旗袍走在外滩马路上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上世纪30年代上海老城厢内的街市和店铺,一个货郎在沿街叫卖。

虹口一带马路口,左边是交通岗亭,路两边都是店铺。

上世纪30年代上海的繁华地段人头攒动,电车黄包车拥挤在马路上。

上世纪40年代后,上海马路边竖起越来越多的广告,有高达5米多。

上世纪40年代初,虹口一条小马路。当时有不少日本人居住,一个日本妇女撑着绿色太阳伞上街买菜。

抗战胜利后的上海外滩。在轨电车后面,有美式吉普车快速驶过。

二战爆发后,大量犹太人逃到上海,其中不少人到上海时几乎身无分文,靠缝补衣服然后出售或把随身携带的东西当掉,维持生计。

老上海双层巴士在1934年出现,是从英国进口的。

上世纪30年代初上海老城厢方浜路一带,路两边都是小吃点和杂货铺。

上世纪30年代福州路,无轨电车和黄包车。这里是戏院、报馆、出版机构和书店的聚集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