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上海市民休闲好去处”,常有武林高手出没,幕后竟然是……

太极八卦连环掌,中华有神功。

中国功夫遍布神州,闵行当然也不例外!

纪信路是纪王的一条老街,店铺云集,叫卖声夹杂着讨价还价声,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但沿着纪信路由西向东走150米左右,会发现一处“违和”的存在,粉墙黛瓦,飞檐翘角,青砖石巷。走进一看,一幅巨大的太极图映入眼帘,与门口的喧嚣相比,显然安静许多。

这里,就是上海首批50个“市民休闲好去处”之一——武悦堂(地址和交通见文末)。“我有一个武术梦,也是我父母一生为之奋斗的梦想。”作为武悦堂的主人,丁文军并不满足于“休闲好去处”这一定位,而是将其视为武术梦开始的地方。“中国武术有300多个拳种,120多个门派,我们要做的是海派中国传统武术,既继承中国传统,又海纳百川,形成一种武术新文化。”

投入到武术传承中的丁文军

从厌恶到顿悟,

未竟的武术梦

丁文军出生在武术世家,父母丁金友、李福妹都是著名的武术家,他五六岁就开始习武。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并不以此为荣,相反对武术充满了厌恶,还曾很认真地告诉双亲“永远不吃这碗饭”

父亲丁金友参演《木棉袈裟》剧照

“练武的过程很痛苦,看到他们因为超过体能极限而伤痕累累,内心就很抵触。”

1987年,19岁的丁文军只身到日本东京工业大学攻读建筑学。课余,他发现不少日本人崇尚太极,还专门翻译中国的《简化太极拳》一书,而这本书的封面就是他母亲李福妹的照片。

“他们从科学的角度解释太极拳,把它看成是经络运动,气沉丹田,通过横隔膜开合来帮助五脏六腑的挤压按摩运动,产生自身胶原蛋白,达到身心健康年轻态!”

母亲李福妹是“中华武林百杰”

凭着自己的基础,闲暇时间他在日本教了3年太极拳。父母到日本教拳时,他则作为翻译,边学边练。

10年后,丁文军回到上海,父亲希望他接过武术的接力棒,但他并没有这个打算。

“人家说穷文富武,现在社会,以武术为生几乎看不到潜力和希望,还不如搞些有市场价值的体育项目,如足球等。”

他对父亲、对太极的态度还是没有改变。父亲编了本太极健身手册——《传统内家拳法》,作为太极拳的“永字八法”,而他则笑话父亲“太容易学会没人会买”。不过,这并不影响父亲对丁文军的教导。

“父亲经常跟我说,熟能生巧,就像唐诗三百首一样,练得多了才会融会贯通。”

父亲对丁文军的勉励

父亲虽然没学过书法,但多年练武使得用力水到渠成,几乎落笔成字。每年,父亲都会写一幅字勉励他,提醒他,引导他。

2013年,父亲溘然长逝,留下未竟的武术梦。经过这一变故,执拗的丁文军“动摇”了。

“我想我经商已经积累了不少钱,虽然不是大富翁,也足够后半辈子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静下心来接过武术的班?”

从世家到行家,

执著的悟道者

1年后,丁文军决然中断所有的生意,归零从新开始,在华漕创办“金友武悦堂”,全身心投入到武术的传承中。

“父亲生前就有建武术交流平台的想法,并起名‘武悦堂’。他认为,练武的过程不应该是痛苦的,而是令人愉悦的运动习武、悟道、悦心是他的理念,也是武悦堂的理念。”

渐渐地,丁文军对武术,特别是太极拳的理解有了自己的体悟。

“太极拳能够调节人的意念和情绪,是丹田的运动,而丹田是人的小宇宙,也是生命的最后一张‘黄牌’。”丁文军进一步解释说,“完全可以这样说,太极拳是转动生命的运动,它是哲拳、智慧拳。”

在丁文军看来,武术是文化,是艺术,不仅包括武艺,还包括伦理、哲学、修养等。而太极拳是鲜有的不增加心跳的运动,它不该只是老年人的运动,可以像瑜伽一样吸引更多年轻人来参与,变成一种时尚运动、文化运动

武悦堂有一个庄严肃穆的正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有时举行拜师仪式,但并不经常。

“为什么一定要磕头拜师,伯乐不好找,千里马更不好找,拜师要有个过程,不是一开始就认准哪个师父,就学哪一种功夫。”

投入到武术中的丁文军,蜕化了早期的执拗,变成了执著的行家里手

招熟、懂劲、通神明,环顾武悦堂,这9个大字特别醒目,因为它是武悦堂武友共同的理念。从外在的熟悉到内在的感悟,在这里,大家把太极拳看成是循序渐进的运动,以至于能够接力发力,最后与生命相通。

实际上,武悦堂还有一个名字——金友武悦俱乐部。2015年俱乐部成立后,原本分散的师兄弟聚在了一起,同行的名家名师也应邀而来,通过这个平台,以武会友,百川论道,颇有海派武术文化的氛围。

虽然师从父母学了不少功夫,但丁文军坦言,自己还是刚刚入门,不及父亲的1/10。面对父母的期望——把武术世家的“世”拿掉,变成武术家,他陷入了矛盾。

“武悦堂的定位是武术交流平台,不包装自己,不排斥任何拳种,也不提倡个人崇拜。”

在他眼里,武术家不但要有一定的技术水平,还要有修为,能悟道,更重要的是对行业发展有贡献。这是他对武术家的理解,也是他奋斗的目标。

从武悦堂到产业园,

武术的全民化

谈到落户华漕,丁文军有一番自己的考虑。他说,华漕堪称武术小镇,村村都有太极拳队伍,能一下子召集1000多人参加武术活动。武悦堂开张第一年,就开展了“大师零距离”等活动,聘请教练下社区辅导群众练太极拳,进行各式各样的武术交流活动。

“我们还推出了武术进校园活动,到今年,华漕镇体制内的学校已经全覆盖,今后将根据情况推广到其他街镇。”

丁文军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到太极等武术运动来,将其变成中国人的全民运动

推广武术文化的同时,武悦堂也在创新。2014年,他们开始研发青少年推手运动,2016年起逐步在青少年中推广。据介绍,青少年推手运动提倡无伤害文明格斗,融合了伏羲太极和少林梅花桩两大武术精华,和传统武术相比,少了些枯燥,多了些趣味。目前,武悦堂已经多次组织小范围内的比赛。

“武术进奥运呼声很高,但一直都未实现,我们的初衷是,根据奥运对比赛的要求,汲取中国武术精粹,让武术以新的面貌走进大众,乃至变成一种经久不衰的文化。”

丁文军并不掩饰自己的抱负,也在为之努力。国庆期间,正当大家休息的时候,他闭关编拳,编出了一套海派传统内家拳法。

对于未来,他给武悦堂规划了一个更高的起点——大健康体育文化产业园,与太极圣地——河南焦作温县陈家沟形成互动,温县主推文化,闵行主推市场运营,同时在两地建立太极标准馆,包括教练、教学、环境等进行规范化。

2019年武术世锦赛已明确落地闵行,这对武悦堂是个难得的机遇。丁文军说,明年1月至10月,武悦堂每月都会举办大型文化活动,为武术世锦赛预热,赛前一周,还将举办国际传统武术论坛,包装推广武术文化。

运动康复、数字太极、海上太极……现在的丁文军,满脑子都是武术,从起源到发展现状再到未来前景,似乎都成了他操心的对象。

“创办武悦堂,我完成了父亲的遗愿,今后,我将追求我的武术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