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下雪啦!

上海下雪了。

“上海中心”望下去,已经看到了雪花

年头下过一场雪了,年尾又下。

这个2018,对上海人来说,很奢侈。

每次到了下雪的时候,薛之谦的《认真的雪》,就要被拉出来轮一次。我看这两天他去派出所验毒和晒出回执单,还要起诉黄毅清,确确实实很认真。

但上海有认真的雪吗?

上海的雪,不就是一群上海人冲到落地窗前,哇哇哇哇哇吗?

上海的雪,不就是雨夹雪吗?

注意哦,不是雨加雪。就像肉夹馍,不是肉加馍。夹心饼干,不是加心饼干。

你要拿一块饼干,然后比个心,硬说这是加心饼干,那你肯定是抖音大V。

上海下的,其实是一种雪滴。半空中,颗粒分明。飘到脸上,就化于无形。

像不像上海人常说的“腔调”?知道现实中是有这个东西的,但永远和你无关。

2018年末的这一场雪,下得蹊跷。

皇城根都已经零下12度了,北京的雪却还在天上运作。

年头,听到上海下起了大雪,北京人就问,怎么还没下雪?气象总局回答,从气象意义上,北京已经下雪了,这叫“小雪”。小雪就小雪吧。老天爷的雪闸,是为北京设置的。

但是,上海的雪,是很得体的。

下得不大,不至于全城暴堵。上海人看见雪的心情,可以抵消出行稍有不便的困扰。

下雪的时间不长。足够情侣从思南路的这头,走到那头,又不至于让两人着凉咳嗽。相守到白头的体验,30分钟即可达到。

一场雪,大概可以成全很多的如果。

怪不得网上有个段子,说上海人盼望下雪,像少女盼情郎,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上海下雪了,这是办公室讨论年终奖的序幕。

年终奖是要经历三个阶段的。先是纠结,有没有年终奖。再是纠缠,年终奖发多发少。随后,就是“你多少,我多少”的纠葛。

上海的雪,也像上海人的年终奖。

不一定有。不一定多。不一定满意。

几个上海人聚在一起喝酒,酒后各人报量,必定超出实际量。

几个上海人聚在一起搓麻,次日各人报账,必定是输多赢少。

但是几个上海人聚在一起,回忆下雪,必然是伴随着温馨的故事。

2008年那一场大雪,学长与女友,在复旦东区一起吃了一碗馄饨。至今,两人已分手,那一碗馄饨,仍在他的心间

用他的话说:“再也不吃馄饨啦,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馄饨啦。”

2008年,你在干什么?

已是2018啦!

是苏东坡吧,写“应似飞鸿踏雪泥”,又写“卷起千堆雪”。是毛泽东吧,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又写“飞雪迎春到”。是柳宗元吧,写“独钓寒江雪”。是杜甫吧,写“窗含西岭千秋雪”。

白居易写的,和上海的雪最贴近。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