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乐、蹦野迪,老上海的年轻人比你想象中还潮100倍

西装革履、觥筹交错、灯红酒绿、夜夜笙歌......遨游于夜上海,每一天都有新鲜的东西出现。这些构成上海滩夜生活的缩影,让这座城市显得神秘又迷人。

作为夜生活最丰富的城市之一,即便在今天走在上海的街头,依然时不时有一种马上可以穿越到过去的错觉。

作为中国最先接收外来文化的港口,百年来上海的沉浮也可以用一个坎坷来形容。

如果以人的一生来比对,属于上海滩的破碎命运像极了被称为“小云雀”的法国国宝级歌手艾迪丝·皮雅芙。1946年,一首《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让她成为了世界的焦点。

在电影《玫瑰人生》里,生于法国巴黎郊区皮雅芙有着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和曼妙嗓音,在夜总会老板路易斯·勒普利扶持下,皮雅芙渐渐脱去乡下女孩子的土气和在市井阶层沾染上的俗气,最终化身为纽约镁光灯下最耀眼的一颗明星。

但是太过光芒夺目的人生以及非同寻常的情感经历,让皮雅芙在享受辉煌的同时也经受着常人所难想像的疲惫。

酒精与毒品从年轻时就袭向了这位传奇人物,一生痛苦纠缠摧残的这朵娇艳玫瑰,终以悲剧的方式结束了传奇的四十七年人生。

彼时大洋彼岸的上海滩,同样是世界上让人瞩目艳羡的那颗星。贯穿于他们两者之间的,就是那个被称为爵士乐的奇妙东西。

时间倒退到1923年,美国人奥斯邦创办了上海第一家也是中国第一家广播电台ECO,爵士乐随着电波飘散到了老上海的洋房和里弄。随之而来的,即有来自西洋的摩登生活,也有来自时代的破碎和苦难。

民国时期上海的湖心亭

作为“魔都”这个词的发明者,初到上海的村松梢风这样写道:

“一边是英法租界里霓虹闪烁的摩登生活,另一边则由于租界政令法律管理混乱,成为绑架、拐骗、赌博等犯罪滋生的温床。”

村松所谓的“摩登生活”,既是老上海的音乐场景,也是西洋的生活方式,它们像两面镜子,映照出了只属于老上海滩的现实。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看来,上海在西洋的冲击下,已经明显有别于中国的其他城市。而爵士乐的侵入,给了上海滩的年轻人新的娱乐方式。

和如今年轻人蹦迪一样,当时的人们流连于舞池觥筹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夜行于上海,跳舞也分三六九等,游弋在什么样的舞池里也取决于什么样的身份。

在白先勇的小说《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中写道:“好个没见过世面的赤佬,左一个夜巴黎、右一个夜巴黎,说起来不好听,百乐门里那间厕所只怕比夜巴黎的舞池还宽敞些呢!”

1929年,原本开在戈登路(今江宁路)兼营舞厅的“大华饭店”歇业,被誉为“贵族区”的上海西区,再没一个与“贵族区”相对应的娱乐场,一直到1933年百乐门的出现。

“纸醉金迷夜上海,沉睡午夜百乐门”

作为当时最大的“音乐现场”,百乐门初建时,街头便开始流传这样的诗句:“月明星稀,灯光如练。何处寄足,高楼广寒。非敢作遨游之梦,吾爱此天上人间”。说的是百乐门的灿烂,和遨游其中如梦似幻的体验。

百乐门主舞池

这个外观采用美国近代前卫的ArtDeco风格、伫立于30年代的新潮建筑,瞬间红遍了上海滩。一层为厨房和店面。二层为舞池和宴会厅,大量镍、水晶和白色大理石遍布其间,包裹着百乐门500平米的舞池。

此后,音乐也一股脑地涌进了这里,百乐门有了“远东第一乐府”的称号。你可以听到美国乡村音乐、俄罗斯小调、意大利民歌乃至欧洲轻歌剧,当然,还有爵士乐。

1947年,吉米金乐队在 “百乐门”演奏爵士乐及夏威夷音乐一炮而红,时间声名鹊起,成为当年第一支进入高级舞厅的华人爵士乐队。

除了爵士乐队以外,驰骋上海滩,还少不了歌女相伴。

上海七歌女,周璇、白虹、龚秋霞、姚莉、白光、李香兰(山口淑子)和吴莺音

从二十年代开始,歌女开始在上海滩流行起来,在当时,最著名的当属上海滩著名的“七歌女”。

在昔日中国歌女的传统上,她们融合了西洋音乐、日本音乐的新元素,伴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借助着新科技——唱片机的发明,成为了上海滩名副其实的明星。

当时最有名的一首中式爵士,当属《夜上海》,演唱者周璇,后来唱而优则演,主演了袁牧之导演的《马路天使》,让《四季歌》和《天涯歌女》两首歌也红极一时。

尽管与此同时,周璇也是当时才华横溢、风华绝代却又命运坎坷的女性代表。

1937年周璇主演的经典影片《马路天使》,讲述了社会底层人民的遭遇以及歌女小红与吹鼓手陈少平之间的爱情故事

在战争来临后,这些歌女有些成为电影明星、有些流离失所,命运各不相同。

现如今,除了在香港疗养,已经96岁高龄的姚莉外,另外六位歌女都已经离我们远去。

拥有“银嗓子”之称的姚莉

所有的这一切,那璀璨的惊鸿一瞥,都让人不禁向往。尽管,在美轮美奂的梦境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苦难与破碎。

由于战争和建国后的政治环境,上海爵士乐出现了30多年的断层,直到80年代才逐渐恢复。夜上海承载了命运剧烈改变之前的最繁盛景象。

很难想象缺少了霓虹灯闪烁、交谊舞蹁跹、爵士乐鼓荡,以及弥漫暧昧香气的舞厅,上海是否会失去春风荡漾的亮色?

不过现在,Mr. Miss就要带着爵士乐,重新回到上海滩,为你献上一场美轮美奂的“可能会唱新歌”音乐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