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上海市互联网金融法律动态一周快评 (2018年10月29日—2018年11月4日) 总第35期

北京尚公(上海)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刘明昊律师  朱瀛云 律师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周,上海扑面而来的就是迎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热烈氛围,除了盛装打扮早已就绪的“四叶草”会展中心,其他区域也都风风火火地忙着张灯结彩、清洗路面,一派盛会在即的热闹劲。在上海成为世界进出口贸易聚焦点的同时,沪上众多网贷机构热切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各区金融办组织开展的备案行政检查,可谓“生死大考,在此一举”。笔者在参与此次检查过程中,有几点明显感受:一是各家平台准备工作相较上半年更加规范更加成熟,一摞摞整齐厚实的迎检材料展现了平台今年以来合规整改的累累硕果,令人刮目相看;二是监管部门的检查要求相较上半年更加严格更加细致,历经今年“爆雷潮”之后,监管部门对于网贷平台的实质性风险有了更深入的把握,穿透式监管的切入点更加精准到位 ,颇有“一针见血”之感。

接续上周,继续围绕36方面108条自查项目展开交流。

三十一、未按要求设定、收取利息及各类费用(项目号90~95)

1.关于向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与逾期利息等的规定

首先,在108条的第90条中明确对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不得超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规定”。那么该“上限规定”是多少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6条第二款相关规定,民间借贷利率上限为36%。同时,第90条明确综合资金成本的定义为:“以利率和各种费用对借款人收取的资金成本”,也就是说平台对借款人借款过程中收取的服务费、利息等全部费用总和不得超过36%。

其次,108条的第94条规定:“设定高额逾期利息、滞纳金、罚息等,设定金额超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规定”,该条对于网贷借贷合同已约定但在借款过程中尚未产生的逾期利息、滞纳金、罚息的上限等进行了规定。依据上文的司法解释第31条规定:“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据此,平台对于借款人收取额逾期利率、罚息等之和不得超过24%。

2. 关于各项贷款条件以及逾期处理等信息在事前全面、公开披露,向借款人提示相关风险的要求

目前部分网贷平台的借贷合同对出借人、借款人的姓名、身份证号、联系方式等进行了脱敏处理,客观上导致出借人无法知晓相关信息。对此,为了充分保护出借人的知情权,目前监管一般要求应保障出借人在借贷合同中可以知悉借款项目的明确信息,同时在平台网站产品说明页面应披露借贷项目的相关信息及逾期风险。

3.关于禁止从借贷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保证金或手续费、管理费等各类费用的要求

该条规定主要是为防止“砍头息”等问题的产生。目前监管一般要求平台扣除服务费的扣费日期最早为“借款人首次还款日”。笔者对此要求不敢苟同,个人观点认为过于较为苛刻,缺乏具体规定的支撑,实践中落实难度很大,因此建议监管部门对该项标准进一步予以商榷。

三十二、违反客户保护相关要求(项目号96~101)

该条主要对网贷平台审核借款人的能力进行了要求,主要注意以下几点:

1.对借款人的审核包括还款能力的审核及借款人的身份的审核

实践中,笔者发现少数网贷平台向已成年但仍在上学、并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提供撮合服务。按照目前监管要求,向此类借款人提供借贷撮合服务应当属于禁止范畴。

2.禁止核心工作外包

目前不少网贷平台都在与外部引流方合作,一方面由引流方推荐资产端给平台,另一方面由引流方对借款人及借款项目进行审核。在此需要说明的是,即使引流方或其他第三方对借款项目进行了审核,也不能就此免除网贷平台对于借款项目的审核责任,平台仍需成立专门部门对借款项目进行风控审核,同时应保留可追溯的文件等信息,不得将信息采集、甄别筛选、资信评估、开户等核心工作外包。

3.借款用途

对于这一难点问题,监管部门虽然暂无明确标准,在实践中平台确实也难以对借款人的借款用途进行一一明确,但本着从严把握的原则,建议网贷平台在借款用途审核上通过要求借款人详细描述、要求提供与借款用途相关的发票、单据、证明文件甚至照片等,穷尽一切可能的手段,让借款用途尽可能的明确展现,以满足将来可能出现的更高合规标准。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不代表尚公金融观察立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