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中院原院长喊冤:求死磕律师辩护,求法院公正判决!

熙航律师”竭诚为您服务

整理:小赵

来源《财新网》《财经杂志(北京)》,转自:我在抱住

编者按:

冤假错案层出不穷,以往喊冤者多是暴力性犯罪的嫌疑人、被告人;现在,喊冤队伍正在不断增添新的“生力军”——公检法系统落马官员。

昨日,知名“死磕律师”周泽又曝猛料——曾任上海高院副院长、上海第一中院党组书记及院长的潘福仁,看守所内大呼冤枉——称遭到刑讯逼供,检方查案程序违法,希望法院做出公正判决!

潘福仁,与被称为“上海滩法枭“的上海政法委原副书记、上海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同出一村,关系相当密切,系“一起打天下的兄弟”。陈旭落马后,已经退休的潘福仁仍被立案调查。

曾经手过无数案件,做出无数判决的法院院长,如今求关注、求“敢说话的死磕律师”为其辩护,引发无数评论。其中周泽律师在微博中最后所云,更是引发诸多慨叹——“不知道老潘以前做法院院长的时候,是否这样处理过别人的案件,现在轮到自己及家人被这样处理会怎么想”。

孟德斯鸠云: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

是否曾经秉公判案,是否公正对待当事人,是否正听律师的辩护,老潘院长要思考,正在执掌每一个法槌的法官更有必要思考。只有真正实现对每一个人的司法公正,最后才能保护执法、司法者自身。

周泽律师谈“法院院长希望获得公正审判”

“拔出萝卜带出泥”,上海政法系统近百人被查

继上海仲裁委原副主任兼秘书长汪康武、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先后落马后,66岁的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潘福仁被查的消息,在流传四个月后也获得证实。

2017年7月21日,上海市纪委发布消息称,上海市纪委对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潘福仁进行了立案审查。

上海市纪委指出:

 经查,潘福仁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违规接受私人安排旅游;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本人和亲属收受礼品、礼金;严重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干预司法和市场经济活动;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权和影响为他人谋利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潘福仁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纪律底线失守,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潘福仁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时至今日,因涉陈旭案而接受调查的人数已超过百人,高官落马对上海政法系统的影响还在持续。与已退休多年的潘福仁交集颇深的陈旭,还是中共十八大后第一位被调查的省级检察长。这对“难兄难弟”不仅出身同村,在仕途上多有交集,依靠权力非法获得利益的“利益共同体”,最终也是前后锒铛入狱。 

与“上海滩法枭”同出一村,曾一起“打江山”

2017年3月1日,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被宣布接受调查后,已退休多年的潘福仁被有关部门带走。潘福仁与陈旭交集颇深,两人不仅出身同村,并共同参与过一些争议案件的办理。

1951年8月,潘福仁出生在原龙华乡(现华泾镇)东湾村,家中排行老大。次年11月,陈旭也出生在该村,尽管潘福仁年长陈旭,但从两人仕途轨迹可见,潘福仁始终步其后尘。

1981年,在龙华乡卫生院工作的潘福仁,30岁被招入原上海县法院,而此时陈旭已在原上海市中级法院工作两年。据东湾村民介绍,潘福仁早年参军,部队转业安排到了乡卫生院,后在陈旭帮助下进入法院系统。

此后数十年,潘福仁与陈旭仕途顺利。潘福仁先后在原上海县法院、浦东新区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上海市高级法院任职,从书记员、助审员、审判员、庭长、审判委员委员、副院长一路升迁,官至正局级。

2002年3月,陈旭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后,潘福仁随后升任为上海市高级法院副院长。2006年9月,潘福仁任上海市高级法院党组成员,市第一中级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潘福仁于2014年退休。其退休后并未远离政法界,经常参加法治相关活动,2016年7月24日,潘福仁受邀参加上海市浙江商会法律委员会成立大会暨“新常态下中国民营经济法制建设”研讨会。

据知情人士透露,潘福仁善于交际,在政商两界颇有人缘。由于潘福仁没有官架,不少商人愿意与其相交。

部队转业的潘福仁在工作后取得原华东政法学院文凭,后被聘为华东政法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兼职教授。

2007年至2010年期间,潘福仁先后撰写了《股权转让纠纷》和《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作者是潘福仁,主编则是时任最高院副院长奚晓明(因受贿一审被判无期),该书被列入民商事裁判精要与规范指导丛书。

2015年6月2日,中央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从5月25日起,最高检察院对上海、江苏、浙江、黑龙江四省(市)检察院开展为期一个半月的巡视工作。

就在上述巡视结束后不久,有消息称,陈旭接受调查。2016年1月26日,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接受陈旭辞去市检察院检察长职务请求的决议。

陈旭卸任检察长两个月后,上海仲裁委员会原副主任、秘书长汪康武被宣布调查。汪康武曾担任上海市高级法院经济审判庭庭长,与潘福仁和陈旭共事多年。

知情人透露,汪康武被调查后,牵出上海政法界诸多问题,此后有更高级别官员被谈话。其中,潘福仁虽然退休,但仍多次被有关部门约谈,最终落马。

2018年10月2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陈旭受贿案,对被告人陈旭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扣押在案的被告人陈旭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上缴国库。

今天,陈旭的“老朋友”潘福仁正在看守所喊冤,期望获得法院公正审判。

当初如何,今又如何?

虽然不知道潘院长是真冤还是假冤,但检方“拆分处理”的办案手段却是明显违规的,而且他要求公正审判的要求确实是一点也不过分。只是不知因为什么不可描述的缘故,被指控与妻子有6宗“共同受贿”,与儿子有1宗“共同受贿”的潘院长及其妻儿,却被检方分了3个案件,分别向3个法院提起了诉讼。

正如周泽律师所言,共同犯罪分案处理,如何查清事实?检方莫不是想掩盖些什么?

对于潘家遭遇的此般“对待”,律师们觉得这是严重不合理的。同时也有律师感慨道,“这样的怪事上海一中院的院长作为被告人看见了,不知道院长先生有何感想?”

潘夫人夫人辩护人王万琼律师表示检方“分案处置”严重不合理

有律师言“不知道院长先生有何感想?”

看到潘院长此般呼喊公平正义,“十年叔侄冤狱案”中叔叔张高平面对法官和检察官说的那段话仿佛又回响在人耳畔。

在拿到无罪判决的时候,张高平对法官和检察官们说道:

今天你们是法官、检察官,但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法官、检察官,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很有可能和我一样被冤枉,徘徊在死刑的边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