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化寻根之“大上海计划”和浦东高桥

看过上一次川沙记录的朋友们应该了解,因为和几个志愿者好友的志向相同,我们在走了一次川沙的行程之后,设计了第二次的上海文化行走线路。

五角场片区(大上海计划区域)和浦东高桥地段。当然由于时间有限,我们也只走了一部分。以此记录,留作纪念。

第一站我们倒是没有定任何一个“大上海计划”的建筑,而是选择了“陈望道故居”。我曾经以为陈望道故居是在复旦大学校园里,因为我至今记得复旦大学进门左手花园内的陈望道先生塑像(这是我人生最为难忘的所在 ),今天才了解原来望道先生的住所是在国福路上一处幽静的所在。

“宣言中译 信仰之源”

估计每一个上历博三楼的讲解员都背过这样的讲解词:

李大钊、陈独秀在北京读了英文版《共产党宣言》后,认为应当尽快将此书译成中文。当时,在日本读书的戴季陶也曾有意把它翻成中文。然而,翻译此书绝非易事,译者不仅要谙熟马克思主义理论,而且要有相当高的中文文学修养和丰富的社会实践经验。后来,戴季陶回到上海,着手物色合适的译者。《民国日报》主笔邵力子向他举荐了陈望道。这样,当时年仅29岁的陈望道在浙江义乌一间柴房中,依据戴季陶和陈独秀提供的日文本与英文本,再参阅以往各家所译片段,“费了平常译书的五倍工夫”,潜心将《共产党宣言》翻译成中文。之后,陈望道来到上海,把译文连同日文、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交给不仅熟悉马克思主义理论,而且精通日、英、德语的李汉俊,请他校阅。虽因《星期评论》停刊而无法公开发表陈望道的译作,但陈独秀仍尽全力设法使它面世。陈独秀与来华的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商议后,通过多种途径筹措到一笔经费,就在上海辣斐德路(今复兴中路)成裕里12号,建起了一个小型的秘密印刷所厂——“又新印刷厂”,取义于“日日新又日新”。1920年8月,《共产党宣言》的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在这里出世了。

《共产党宣言》最初的6种语言:德文、英文、法文、弗拉芒文(荷兰文)、意大利文、丹麦文。

曾经各种版本的《共产党宣言》

习主席讲过的翻译《共产党宣言》时的有趣的故事:信仰的味道

几个少见的版本:藏文版、汉语拼音版、世界语版

一代宗师的人生

望道先生和夫人

陈望道先生的原名陈参一 (有兴趣的伙伴可以找一下名字 )

非常珍贵的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通知书

夏征农、苏步青、胡乔木贺陈望道同志百岁诞辰

参观完陈望道故居,开启“大上海计划”的行程点。先到达如今的长海医院。长海医院最著名的点“原博物馆大楼”,同时还有“飞机楼”和“旧上海市立医院”。

旧上海市立医院

估计我的朋友圈很多人熟悉这幢楼。如今长海医院的血透室大楼。我的父亲在这幢楼里做了整整6年多的血透,一周4次。曾经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最痛苦的时候,从没有想过去看一下这幢楼。如今重回这里,才看到确实有很多没有注意过的细节。

墙面上的“寿”字和“蝙蝠”图案 寓意福寿

大厅地面的繁体“卫”字花纹地砖

飞机楼

民国24年上海成立航空协会。在当时的市中心区(今五角场)博物馆(今第二军医大学)旁,今长海医院内征地10亩,建造会所及陈列馆。由著名设计师董大酉设计,久泰锦记营造厂承建,设计为30年代双翼飞机凌空欲飞的飞机楼。

这次我们只拍到飞机楼的正面,飞机楼的整体将就看个模型吧。

原上海市博物馆

解放后大上海计划中曾作上海市博物馆。现在为长海医院的影像楼。仿北京城鼓楼的造型,重檐歇山杏黄色琉璃瓦顶,内里如今也很漂亮。

从长海医院出来后,步行去了附近的体育学院。

中华民国上海市政府大厦,位于今天上海市杨浦区上海体育学院内,1933年10月10日正式落成,作为当时中华民国上海市政府官员办公使用的大楼。 

如今大楼正在修复,无法参观,依然贴张模型照片。但体育学院内的孙中山像还是参观到了。中山先生像曾经毁于日军战火,如今的基座应该还是曾经的。

体育学院出来后,五角场地区最后一站去了如今的网红图书馆——“原市图书馆”,如今的“杨浦区图书馆”。

这也是我感情非常深刻的所在,曾经是我的母校“同济中学”。可以说我的青春岁月从六年级到高三毕业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曾经的老大楼

那些依然没有改变的印记

地面的图标

我曾经最喜欢坐的楼梯

曾经斑驳的孔雀门和房梁,如今复修华丽。

全新的阅读环境

一个上午的五角场片区的行走,非常的紧凑。但是心里很是激动。

这块是我长大的地块,有很多的青春故事发生在这里。如今它曾经的历史和它如今的改变,真是让人不感慨都不行。

读书时的母校、青春初恋的复旦、父亲病重度过的岁月。。。。。。坐在楼梯上依着红色圆柱,我说双眼有些湿润,一点都不夸张。

下午,开车过翔殷路隧道去了高桥。主要是去看一下仰贤堂。

仰贤堂的建造人沈晋福,浦东高桥人。经商致富后在东街典当桥头购地兴建新宅,取名“仰贤堂”。营造商是沈晋福的亲家蔡少祺,沈晋福万事追求牢固,在做工用料上精益求精,牢又求牢。由于追求高标准,使其精力憔悴,没等竣工就卧病身亡。

从正面看是一厅两厢房的中式宅院。从背面隔河观望,宽敞层叠的阳台具有西式别墅的风格。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个样子的建筑,是这两次行走下来,我最喜欢的建筑。

在仰贤堂里顺便看看高桥的名人:杜月笙 李平书

上一次在川沙参观了营造馆,这次在高桥仰贤堂详细的看了些营造商和代表作。在这里记录,希望有机会也能走一走。

陆鸣升——爱庐 宋庆龄故居 宋子文住宅 孔祥熙住宅

周瑞庭——外白渡桥 扬子大楼 礼查饭店(浦江饭店) 杨浦发电厂

钟惠山——会乐里(福州路) 毓秀坊 尊德里

王松云——汇中饭店(和平饭店) 哈同花园

杨瑞生——淮海电影院 上海铁道宾馆 德士古大楼

叶宝星——国际饭店 永安公司 衡山饭店 美琪公寓

顾诚美——台湾日月潭涵碧楼 台湾电视大楼

姜锡年——宏恩医院(华东医院10号楼) 杨树浦怡和纱厂  英美烟公司华德路烟厂(上海卷烟厂)

谢秉衡——亚细亚大楼 工部局大楼 上海怡和洋行大楼 杨树浦煤气厂

从仰贤堂出门,准备去高桥老街转悠下回家。路过高桥中学,本来想着能不能入内去看一下永乐皇帝的“御制宝山碑”,可惜现在学校进不去,只拍了校门照。

高桥老街上走一走,河边桥下第一家买了正宗的“高桥松饼”作手信。还碰巧路过小时候才有的见到的绸布店,小木牌非常的怀旧。

洽康德米行旧址

绸布店

高桥松饼

又一次非常圆满的行程,老样子,最后还是以集体照来结束这次行程。

我非常庆幸能结交到如此好的伙伴,是一种缘分和幸福。

我期待着下次的行程,也期待着下次的分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