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某公办幼儿园有钱派老师赴美培训,却无钱装监控

01

女儿从幼儿园上铺摔骨折后,作为一名教育生态链最弱势的家长,多次寻求校方,被找各种借口推脱。

园长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的教学主管公派去美国培训学习了,学校的人手就更紧缺了。

等等……我刚说要教室、走廊装监控,园长说这并非一级幼儿园评估的必须条件。

所以,出国培训的交通费培训费出得,让所有家长放心的监控安装费出不得?

这个幼儿园是公办幼儿园,所以拿着纳税人的钱,不用来改善校园环境,不加固安全设施,不增强安全责任培训,让个别人拿着出国培训?

基本安全设施都不到位,培训的意义在哪里呢?

中国的法律法规已经比较完善了,中央至地方各级政府都制定了机关事业单位培训费管理办法,经过层层转发学习,严格控制培训费用开支,杜绝奢靡之风。

大部分两袖清风的公务员,败给了这样大言不惭花着财政钱的蛀虫。

一个上海郊区偏远开发区的乡镇上的幼儿园,怎么就这么胆大妄为?

02

我胆子就很小,只能通过发文表达了自己孩子在幼儿园上铺摔骨折的痛苦心情,并提出了安全隐患的问题,教师数量配备等排查举措。

学校老师上班时间随意脱岗,31个3-4岁的小班小孩,还有上下铺的情况下,只有一位老师在照看。这样的师生配比合理合法吗?

当然,期间有太多家长以及将来要成为家长的人们,以换位思考和同理心,支持我鼓励我。

然而,也有不同的声音,说有文化的父母真可怕,孩子摔一下有什么大惊小怪。

过去文化的力量被太多人小觑了。

我们文化人不会撒泼,不会吵,不会闹,孩子摔骨折就活该自认倒霉?

不送红包,听安排就家里孩子就应该被安排在上铺?

摔骨折就吃这个哑巴亏,委屈都咽进肚子里,继续把孩子的安全当赌注,让孩子继续随机地生活?

我的孩子需要换衣服的时候

03

什么是危险源?

可能导致人身伤害或健康损害的根源、状态或行为,或其组合。

我觉得,发生了事故应当首先想到的是:

是不可避免吗?是管理不到位吗?是设备设施不安全吗?

而不是:我条件有限,这些有危险,但我改不了。

跌落的幼儿园小班上铺

没有摔伤的孩子家长长吁一口气:“还好不是我们……”

安全隐患不排查,谁知道下一个受伤的,会不会是你家的孩子啊。

04

在家里万般宝贝的孩子,就这样直接摔骨折了……

我今年35岁,无法代替我的孩子感同身受,但我见过骨科医院里各种成年人骨折后的撕心裂肺的痛苦。

何况,她还是个孩子……她来到这个世上还不到39个月……

孩子很乖很懂事,也不爱哭。

这样的孩子和千千万万的普通的我们一样,得不到关照和关注的。

咱们来还原一下事件经过:

家住浦东临港的王先生,下午四点多去幼儿园接孩子的时候,发现孩子眼睛红肿,且手臂伸展不自然,眉头紧皱,还没来得及询问,老师便轻描淡写的说

 “没事,睡觉时候床上侧着滑下来的,没摔到头。”

但是孩子一句话却吓着了王先生。“妈妈,我的胳膊断了”。才三岁的女儿回家就突然痛哭喊了起来。想到老师反复强调“没有红肿和青紫,没啥事我们看过。”

王先生越想越不对联系送医检查,结果医生一看片子就断定骨折。

由于孩子年龄太小,才3岁两个月,普通医院根本没有把握治疗,于是紧急转院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从挂号,诊断,石膏,几乎是到第二天下午才基本完整初步治疗,此时才有时间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1,在中午12点左右,吃完午饭的孩子准备睡觉,事情发生了。

2,孩子当即痛哭,由于只有一个老师在,另一个老师脱岗。

3,孩子觉得自己胳膊好像断了,很疼很疼,明确告知老师,老师却不在乎,认为不过是小事。

4,孩子在四小时内,要哭要找妈妈,但是老师没有联系家长,也没有做进一步观察和询问。

我真的好想问一问:

为什么四小时内不送医,也没有幼儿园医务人员过问?

为什么不据实告知严重程度,拖延孩子最佳送医救治时间?

为什么在四个小时内不联系家长,还要隐瞒?为什么当值老师不在岗?

为什么在孩子叫胳膊痛中置之不理??

为什么事后想看一下监控了解过程,却不被允许看监控?

为什么事发后无园方代表主动跟家长表示承担责任?

为什么在家长主动上门了解情况中表示只负责医药费,把家长当成来要饭的?

为什么一口拒绝了家长要求取消校园高低上下铺的要求?

我们只是要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给你们勇气,对一个3岁的的孩子在园内忍受将近4个小时骨折的痛苦,不给他任何治疗!

05

孩子究竟是怎么从上铺摔下来的,我要求调取监控,园方理直气壮说没有监控。我请求当地派出所协助调查取证,打电话时候派出所都很惊讶:“幼儿园怎么可能没有监控?”

实地看了下,除了大门口,教室、校园及走廊居然都没有监控设备。

如果说让我们信任,无条件地信任。

这话真的很耳熟,携程亲子园当年,没曝光视频监控时候老师也是这儿说的。

当年亲子园的聊天记录后来成为了笑话

看我们的家长是多么客客气气啊。

我也一样啊……

哪次老师发个通知,不是屁颠屁颠跑去办?

是什么消磨了我们之间的信任呢?

我们说骨折之后,老师是要看看孩子,还要看病历,还对第一次就医记录产生质疑和怀疑,甚至对我们转院的选择都表示疑惑。

说好了的信任呢?

我们父母才是最希望孩子骨折的诊断是误诊的人啊。

我希望有信任,希望世界更好,也希望老实人不再吃亏。

希望在孩子这最弱势的群体面前,我们收起社会、阶层、官职,充满真诚和真心去爱,去保护我们的孩子。

幼教培训,也从根源上去抓最基础的东西。

提升孩子的教学环境安全,加强年轻教师队伍素质建设,并不需要花巨资远赴重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