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夜曲

此文是两年前到上海的初印象,记录一些浮光掠影。

上海是个有格调的城市。

夜幕之下,有泛舟也有轻歌,亦沉睡亦觉醒,在光影之下,分外迷离。

从黄浦江畔走过,风低垂而细腻,不像老北京般凛冽。

黄浦的江滩不大,比武汉江滩紧凑得多,两岸对倚,万国建筑鳞次栉比,林花拥簇,堪比纽约的中央公园。

上海阿姨

多半是气候和水土的原因,南方阿姨方更有情调的。

江风温润,枝叶长青。

碎花围巾,暗深红色旗袍火者长裙,下摆是飞扬的蕾丝花边。

踱步,轻缓,柔眉善目。

细语,轻叹,凌厉激越。

下午茶歇,常见相携,清茶玉碗小酌,不觉便过了半日。

夜幕十分,伴了全家,选在黄浦某个颇有历史的饭店,觥筹交错中照顾夫儿子婿,想来也是叫人的安心事。

我爱你LuoLinNa

“我爱你,LuoLinNa”

江风瑟瑟,面对繁华的上海夜空,一位年轻人喊出心中的名字。

白天的忙碌根本无暇让自己面对内心,太阳炙烤之下汗水也要为明日的生活奔波。

千里迢迢,明月昭昭。

山崖远处,清风照拂。

很多人一生中并不会到黄浦江,不知道江面是否还有浮萍在畔,无所谓,至少,这一刻年轻人是释然的。

摩拜单车

如果说16到17年最火的项目,应该是共享单车了。

时间是2016年的11月,上海已经遍地都是摩拜单车了,武汉竟然还鲜见。

街道长而阔,三两好友骑行分外乐趣。

提到车子,不然想起来多年以前,自行车俨然是家里的重资产。

父亲、母亲、哥哥和我一共三辆自行车,结果就是各种丢自行车。

主旋律就是去网吧玩游戏,然后丢车,还要说是书店看书丢车;

去理发,丢车,然后还要跟理发店老板大吵一架;

大年初三去网吧玩游戏,然后把妹妹的车丢了,唯恐父母知道,赶紧在寒假开学前又补上。

万物互联时代,多年前为丢掉自行车懊悔不已的心情早已远去,单车已经开始免费“共享”了,当然摩拜和OFO的模式应该用“租赁”来称呼更加合适。

实际上不论是四线城市许昌,还是省会武汉,亦或是杭州和上海,城市公共服务里边,很早就开始了免费租赁自行车的服务模式探索,但均未取得实质性进步。

想想,使用便利性应该是最大难度。

实际上早先使用共享单车的一个很大困扰是需要自己去走路办卡,然后懒得费劲,也就不了了之。

可喜的是移动互联网带来了剧变。

两三年光景,摩拜被收购了,OFO也走向卖身。无他,场景太小,根本没有闪躲腾挪的空间。

兰州拉面和上海菜

没想到上海菜是如此之甜,看来无论往返多次都无法适应这个味道。

第一次住上海市区,是在天潼路靠河南北路附近,苏州河畔。

旁边是个大服装批发城,什么七浦,兴旺国际,豪浦,联富。

想来跟武汉汉正街,许昌思故台一样,都是早期兴起的服装批发市场,慢慢外迁,让位于现代大型综合性商场。

天潼路上吃的东西并不多,铁板炒饭,花溪牛肉粉,再有就是隐藏在商场里的美食城。

找寻半天,还是兰州拉面最合胃口,透亮灼白的浓汤,扎实却并不那么劲道的面条,佐三片牛肉,两撮香菜,一勺辣椒,足够吃上一年四季。

吃上正宗上海菜,还是逆风笑带去的徐记私厨,印象中味道最赞的是特色肉圆子。

不过味道仍是偏甜,而后还去过两三次,已然都怕了。

想到之前一次来上海,夜宵吃到烧烤都是甜的,不禁平静了许多。

这是阿布个人公众号发布的第1篇文章,未来的日子里,将会记录和分享一些有趣的人和事。下一篇见啦。(ง •̀_•́)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