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伤害了我

大约一周前,B站的up主微信群里传来了要举办Bilibili Power Up活动的消息。

2018年是B站的十周年,B站邀请了100名在各个领域的优秀Up主们进行庆祝与颁奖。

作为一名非常不勤劳的UP主,这里面当然没有我的份。

但B站的编辑说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活动现场看秀。

为了能够与自己喜欢的UP主现场交流与合影留念,于是我欣然订下了机票。

其中,去上海的机票价格为180元人民币。

从上海回来的机票价格为1280元人民币。

这让我有了一种想在上海长住的念头。

活动的举办日期在1月26日。

临走的前几天我的同事通知我:1月25日咱们公司要举办年会哦。

接着我的朋友也通知我:1月25日《生化危机2 重置版》发售哦。

于是在艰难的一晚过后,我瞪着一双红眼睛,在一身酒气中登上了从浣熊市去往上海的飞机。

在浦东机场的接机大厅当中,我一眼就看到了等待接机的B站工作人员。

虽然知道他们等的不是我,但我还是厚着脸皮问他们,可不可以多带一个人。

工作人员问我:你是Up主吗。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对,我叫王知无。

工作人员很不好意思的表示道:没有听过,不过可以查一查。

说着她便掏出了手机。

正当我以为我将以自己的人肉宣传而获得一名新粉丝时,他们要等待的人也走出了机场。

工作人员立马放下了准备搜索我的手机,将对方迎了过来。

我转头一看,是@神奇陆夫人。

于是我极度自然的装作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跟着他们一起上了车。

工作人员将我们送上车之后便回到机场准备去迎接下一个。

于是除了前排的司机外,车厢中便只有我和陆夫人两个人。

我准备对旁边的陆夫人进行自我介绍与商业互吹,嘴巴刚打开还来不及发出声音,他一扭头便挪到了车后座里躺了下来。

还好我当时戴着口罩,没有人看到我张开了嘴。

然而在汽车的颠簸之中,陆夫人睡的极不踏实,最后干脆放弃睡眠玩起了手机。

于是我见缝插针的与他攀谈了起来,他说他起了一个大早从沈阳赶过来,实在是困的不行了。

然而面对我想给他拍一张照片的无理要求,他依然抖擞精神摆出了一副标志性的搞怪表情。

在按下快门键的那一刻,不知道是因为汽车的颠簸,还是因为我内心泛起一阵心酸的波澜。

照片,最后,拍糊了。

与陆夫人一起到达会场时,碰巧@吃素的狮子也刚刚从出租车上走下来。

我双手放在栏杆上,静静的看着他的表情与动作,仿佛看着录像机在进行逆向输出。

狮子与陆夫人打了几声招呼,然后径直走向了我。

我以为他要说的是: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结果他说:你是王知无对吧?

我受宠若惊,说:你怎么会知道我。

然后便带着爽朗的笑容走向了会场。

在那一瞬间,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在我走向会场的途中,碰巧百大Up主的队伍也从旁边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

一瞬间我的眼睛进行了高速扫描,队伍里有:@中国BOY@逍遥散人@黑桐谷歌@郭杰瑞@山下智博等等等等非常知名的Up主。

就在我愣神的一瞬间,他们的队伍将我包围,推着我与他们走在了一起。

友好的外国友人郭杰瑞首先向我伸出了友谊之手,在他的带动下,身边的人也纷纷与我握手示意,山下智博一边握着我的手一边对我说:好久不见啊。

我的内心又惊又喜,莫非他也和狮子一样看过我的节目。

接着山下智博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身边的人纷纷对我的身份产生了好奇,而我也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由于我巧合的融入进了他们的队伍之中,因此他们都把我当成了百大Up主中的一员。

于是我只好尴尬的回应道,我只是一名小人物而已啦。

而旁边的人似乎还以为我在自谦,拍着我的肩膀称赞道,哎呀这里面没有小人物啦。

进入会场之后,我默默脱离了他们的队伍,在观众席的一角坐下来,安静的看着人来人往。

郭杰瑞与众人social过后,百无聊赖的在后台逛了一圈,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我身上。

也许是他的确在某个视频里看过我的脸,也许是他对我这个闯入者产生了一丝好奇,他扶着我的肩膀,用不标准的中文问我,你到底是谁呀。

我只好简单的进行了自我介绍并套起了近乎,说我们都是YOO视频上的视频制作者。

他团队中的运营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信息,礼貌的与我攀谈起来。

他问我,你都是一个人在做吗。

得到我的肯定的回答之后,他惊讶的对同事说,他只有一个人哎。

然后他又问道,你是哪个级别的呀。

我说是A级的。他惊讶对同事说,他一个人做了A级哎。

诚实的说,刚刚经历的尴尬让我有些自惭形秽,而他略带称赞的讶异则让我恢复了一些自信。

然后他转向我说道:

我们是S级的哟。

不一会@我是怪异君也赶到了会场。

不同于我的烂泥扶不上墙,怪异君是一个对于自己有着很高要求的视频制作者,他对于自己没能登上百大Up主名单而感到深深的自责。而且他交际甚广,众多知名Up主都是他的朋友,对比之下他的心里便越加不是滋味。

我安慰他道,明年继续努力就好了呀。

然而我似乎忘记了,这种活动是十年举办一次的。

十一

在怪异君的引领下,我与众多十分喜欢的Up主打了正式的招呼。

其中@怕上火暴王老菊是我最喜欢的游戏区Up,在这之前我与他在彩排里照了几次面,但他脸色铁青,胸前还挂着狩魔猎人的狼头徽章,看起来十分的不好惹,生怕一句话没说好就会给我一个阿尔法印,我便连嘴巴都没敢打开。

但其实老菊非常的亲切,对于我的称赞连声道谢,还热情的拥抱了我。

Yeah!

十二

由于我们没有按照正式的时间入场,再走入场流程已经晚了,最终我们坐到了观众席的末座。

因为我的身材较为矮小,前面观众的身姿又异常挺拔,我只能看到靠近我这一侧的大屏,在导播提供的画面中捕捉着现场的信息。

怪异君更是掏出了手机,在活动现场看起了活动直播。

唯有山下智博团队中的@鸡泽啧啧啧保持着难得的热情,隔着一百米的观众席对着台上的up们进行着热情的日式声援。

后来我的朋友告诉我,坐在第一排可以看见舞者的底裤哟。

这使我相当自责。

十三

开场不久后,怪异君声称热烈的现场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场凌迟处刑,早早的便退了场。

而我也发现了一件让人心灰意冷的事情,那就是,我的充电宝不见了。

这只充电宝是我的朋友送给我的,对于我来说具有很大的意义。

并且我落伍的iPhone 5S电量也已见红,活动结束后我还要依靠着它联系朋友与进行支付。

于是在一种惶恐的心理状态下,我丧失了作为一个观众的活力,不想拍照,不想鼓掌,不想发出声音。

十四

活动结束后,我依靠着最后一点电量联系到了我的高中同学张凯通。

他将我从活动现场接走,在附近的一家火锅店里落了脚。

同行的还有他的一位女同事,同时她也是这次活动的工作人员。

女同事名为瑶瑶,以模特身份半路出家成为了程序员,作为程序员中为数不多的漂亮女性,依靠着直播敲代码成为了网红。

在饭桌上,她向我们分享了IT行业的一些趣事,内容围绕着富二代,第三者,四角恋,未婚先孕,婚内出轨等等等等,让来自东北偏远山区的我,对上海这座五光十色的城市,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十五

得知了我的充电宝丢失之后,瑶瑶很好心的把她的充电宝送给了我。

然而回到住处后我才发现,我的充电宝并没有丢,只是被我放在了书包的夹层里没有找到而已。再加上几天前公司的年会也为我们一人赠送了一个,于是,突然之间,我拥有了三个充电宝。

十六

第二天张凯通带我来到了陆家嘴,我俩走在行人天桥时,他指着旁边的苹果专卖店说,不打算换一个手机吗。

昨天晚上瑶瑶坐在火锅店里,落座之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你该换手机了。

我的iPhone 5S购买于五年前,除了内存不够以及电量很快便会用完之外,我用的一直都很顺手,除非它出现了什么致命伤,否则我并没有将它换掉的打算。

然而我经常因为使用一款老旧的手机而遭到别人的耻笑,仿佛它并仅仅不是一只手机,而是其个人价值的一种体现。

我对张凯通说,勤俭节约,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对方冲我嬉皮笑脸了一下。

于是我一赌气跑到专卖店买了一只新的。

十七

然而在换卡的时候,我的电话卡突然失灵了,装到新旧手机上都没有信号。

刹那间的我的情绪更加失落了,第二天我还有漫长的旅途要走,没有流量的我,将是一堆行尸走肉。

张凯通对我的遭遇表示出了关心,他说没关系,我把iPad里的电话卡送给你。

结果不久后我的电话卡恢复了正常。

于是,突然之间,我拥有了两张电话卡。

十八

当天晚上张凯通带我从陆家嘴一路沿江行走,之后乘渡轮来到了外滩。

外滩的建筑被灯光映照的金碧辉煌,仿佛是一排由糖稀吹制而成的空心糖块。

我掏出手机打算拍一张照片。

张凯通挤兑我说,你的新手机派上用场了。

但我有些不情愿,仿佛向金絮其外的虚荣主义低下了头颅。

我面无表情的拍下了照片,结果张凯通被我的表情逗乐了,他说我想笑就笑,非得憋着干嘛。

于是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新手机真好用。

十九

两天晚上我都住在了张凯通家里,我个人是非常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但张凯通每次回老家也都会在我家住上几天,所以我也就毫不客气的住了下来。

然而上海的冬天并没有暖气,在使用马桶的时候,我的屁股仿佛结了一层冰。

刹那间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二十

第二天,我的人生出现了一次转机。

飞机在合肥转机。

人生出现了一次转机。

由于上海的冬天是如此的寒冷,那两天我都没有洗头。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过于狼狈,出发前我特意在上海的理发店洗了个头。

结果,合肥,是雨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