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达陡: 12宗徒树

12宗徒树

文|上海达陡

洲一个隐修院,早年种植了12棵树。隐修士们给这12棵树都起了称号,分别以《福音》中耶稣的12宗徒命名:伯多禄树,大雅各伯树,若望树,安德肋树,斐理伯树,巴尔多禄茂树,玛窦树,多默树,小雅各伯树,达陡树,西满树,茹达斯树。

百年后,这12棵树都长得郁郁葱葱,成为隐修院的宝贝,隐修士们纳凉的好地方,也是隐修院的一景。

着隐修院的对外开放,很多游客来到隐修院参观。他们得知这12棵树均有名字,且以耶稣的12宗徒命名,都非常好奇,教友游客便寻找与自己圣名相同的树,欣赏树的繁茂,有热心者在树下祈祷。

过那棵“茹达斯树”就惨了。没有人欣赏他,更没有人到他的树荫下祈祷。有不少游客对他充满了厌恶之情,每每看到他,便骂上几句,甚至踹上一脚。

好端端一棵大树,没过多少日子,便在唾骂与脚踹中枯萎死去。

如今,这个隐修院里,只有11棵大树了。

在想,树本只是树,何以遭此杀身之祸?只因为他被起了个遭人厌恶的名字。茹达斯因为出卖了老师耶稣,而被人唾弃。这棵树不幸被叫做“茹达斯树”。如果叫他“玛弟亚树”,或者“保禄树”,他一定没有此劫。

又想,为何古老的隐修院修士们没有想到这一点呢?给他起名“茹达斯树”,不是有意害了他吗?

反过来想,也许古老的隐修士们早已想到这一点,他们包容了这个名字,因为他毕竟也是耶稣拣选出来的。耶稣曾那么爱他,在最后关头,耶稣还是真诚地称他为“朋友”。耶稣能包容,隐修士们觉得也可以通过这棵树的名字而学着包容。

于是想,今天的人为什么要对一棵树唾骂并脚踹呢?今天的人是否明白古老隐修院修士们的心怀?也许今天的人通晓了更多的道理,可是,今天的人是否真的懂悟了耶稣的福音?

<2009>

【《上海达陡文集谈道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