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谈育人观丨定义自己的人生 共创世界的前程

俞立中

中共党员,博士,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1949年9月生于上海,市西中学68届高中毕业生,1969年“上山下乡”,赴黑龙江省长水河农场务农。1978年9月考入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1982年本科毕业;1985年赴英国利物浦大学地理系深造,1989年获得利物浦大学博士学位。1990年回国,聘为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1994年聘为教授、博士生导师;1996年任华东师范大学校长助理、科研处处长;1997年任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兼研究生院院长。2003年任上海师范大学校长。2006年任华东师范大学校长。2012年4月,聘为上海纽约大学首任校长。

他的学术研究领域包括环境磁学、环境过程、环境演变与可持续发展、地理信息系统应用等,是我国环境磁学研究的开拓者。他在科学领域和高等教育领域享有国际声誉,曾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教席;先后获得美国蒙特克莱州立大学、法国人文高师、英国拉夫堡大学、英国利物浦大学的名誉博士;2013年获法国政府颁发的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

问: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世界银行提供的助学金只有一年,您在利物浦大学求学的日常生活也十分节俭,但您仍愿意在学校教授的“茶歇沙龙”里喝一杯茶,也是您留学生涯重要的组成部分,那些茶歇时光让您有了哪些收获?

俞立中:确实,我们在国外的生活条件还是艰苦的,要算着钱过日子,我们都戏称为“洋插队”。所以我更觉得要“把钱花在刀刃上”。国家在那么困难的时期还给了我们这群人出国学习的机会,我们除了学好专业外,应该深入了解西方的社会和教育环境,以及他们做学问、办教育的理念和方法。“茶歇”既是英国人典型的生活方式,也是英国大学教授和研究生交流的重要场合。一开始我是好奇想去看看老外教授们在“茶歇”时聊什么,去了才知道那是和个性迥异的教授们交流的好机会。我也是在“茶歇”时认识了我后来的导师,了解环境磁学的方法和学科前沿。也正是通过这个沙龙,让我知道了如何在交流中大胆、准确地表达自己的兴趣和观点,学会了与外国学者沟通。当年结识的教授和同学很多成了我回国后学术发展的合作伙伴。当年我算是少数参加“茶歇”的中国留学生,教授们都把我当成好朋友,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那份情谊也让我铭记于心。现在想想,那一杯杯茶的费用其实也是一种“投资”,对于这些能助益自己学习的事情,我们要舍得去投入。

问:您个人留学的体会,回国后在高校的工作到如今在上海纽约大学任职,几十年里,您真正地亲历了中国高等教育走向国际的全过程。您觉得家长们该如何正确理解“教育国际化”?

俞立中:坦率地说,我认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是很快的,大学的国际交流和合作很多,许多教师和学生有机会去海外学习和进修,但我们对教育“国际化”的理解和认知还是不够到位的。高等教育国际化不是简单的“人来人往”,而是要把高等教育在世界教育的大平台上审视和谋划,拓宽学生的全球视野,关注全球问题,完整地理解多元文化的世界,培养学生跨文化沟通、交流、合作的能力以及参与国际事务的能力。在教育国际化进程中相互学习、相互融合,吸纳各国教育的长处,展示自己的文化。现在,“人来人往”的数据每年都在增张,但这只是显性的一面。如果只看到这些数字,而不去关注它们背后的意义和价值,那并不是真正的国际化。我非常高兴地看到,家长们的视野和格局在不断地拓展,心态更加开放,而不是“全盘西化”或“夜郎自大”,更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融入到人类文明进步的事业。再回想一下教育国际合作的初心,本质就是中国学习世界一流教育的经验,同时让世界了解真正的中国,在借鉴和合作中加快发展。“国际化”从来就不是单向走,而是双向进程。

问:上海纽约大学的办学目标是世界一流,培养具有全球视野的国际化创新人才,您觉得这样的人才应当有哪些基本要素?

俞立中:准确地讲,创新人才不是教出来的,教育的责任是培养学生的创新素养和能力。国际化创新人才需要具备哪些基本要素?首先是好奇心和探索精神,这是人类社会和科技发展的原始动力;其次是在兴趣基础上的主动学习能力,包括终身学习能力、选择能力和合作能力;第三是勇于实践和试错,真正理解实践的重要性,纸上得来和亲历感知是不同的,真正去做了,会有更深刻体会和责任意识;第四是批判性思维能力,敢于挑战已有的知识,能在不同情景下思考不同答案,以不断应对新的变化;第五是人文素养和人文精神,了解了人类思想和文明的进程,会更富有社会责任感。当然,随着全球化进程和科技发展,跨文化和跨学科的能力显得越来越重要。每个人的文化和教育背景不同,我们要学会倾听不同的声音,学会面对不断出现的新问题。多年来,我和上海纽约大学美方校长雷蒙教授经常讨论创新人才培养的问题,他认为在当今时代背景下算法思维、思辨能力、创造力、社会感知力、说服力、独立和合作能力更为重要。我们彼此的观点立足点不同,但是相互补充的。

问:上海纽约大学的家长会是由您、雷蒙校长两人分别召开,中西方的家长有哪些差异吗?

问:您是新中国的同龄人、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也是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创造者,这些心路历程给您自己、给您的教育观留下哪些深刻的影响?

俞立中:我曾在媒体采访时总结过三个关键词:理想、胸怀和激情。这也是支撑自己成长发展的三个关键词。理想代表了高度,站得高、看得远、才有志向;胸怀代表了宽度,心胸开阔才能容得下各种人和事,能够坦荡地面对各种是非和困难;激情代表了速度,可以推动你勇往直前,努力争取和拼搏。这是我从青年时代起逐步形成的信念,我希望同学们树立自己的人生理想,目光要长远,不能拘泥于眼前,不然很难走远;要能经得起各种挫败,没有人能一蹴而就地成功,学会经历痛苦也是当下孩子教育的重要一课。另外,人生不能没有激情,要有源源不断的动力,推动自己往前走。在2018届学生毕业典礼上,我的寄语是:“每个人都在努力地寻找自我,但真正能够定义你的,只有你自己。在日新月异的时代中,要想万里奔袭,光速成长,就要学会做时间的朋友。不负光阴,方能高歌猛进。我们的生命和热情,要用在有价值的事情上。把握机遇,不驰于空想,不鹜于虚声,我们在一起创造历史,创造世界的未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