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来上海看中国

享读

从今天开始,为期六天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正式拉开帷幕,此次博览会共吸引了全球2800多家企业参展,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上海开埠150多年来,最初的对外贸易港口是沿着黄浦江、苏州河的河浜形成的,如今上海这座城市已经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港口城市、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在我国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上海的发展离不开一系列重大基础设施工程的建设,包括过江通道、高铁车站、岸线分配、深水港等,这些重大工程的建设有力地保障了上海的经济腾飞。但是在这些大事记的决策过程中,地方与部门、部门与部门、地方与中央之间,从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最初的方案却不尽一致。今天,我们就跟随这些重大工程的亲历者——张国宝的回忆,一起回首那些问题、争论、决策和全局的思考。

编者按

过江通道路线选择问题

上海长江大桥

崇明岛是我国继台湾岛、海南岛之后的第三大岛。建设到崇明岛的过江通道,继而再到苏北,是我国沿海高速公路大通道的一个组成部分。最初通往崇明岛的过江通道,有东、中、西三个方案。当时,江苏已经向国家计委(现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上报并获批建设苏通长江大桥,连接毗邻上海的常熟与长江北岸的南通。

上海市最初考虑通往崇明岛的过江通道方案以紧邻苏通长江大桥的西方案为主,但是如果按此路由建设过江通道,距离苏通长江大桥太近,两者相距只有40公里左右。而在长江上,苏通长江大桥和江阴长江大桥的桥间距离约90公里;润扬长江大桥到南京长江大桥的桥间距离也约90公里。如果按西方案建设过江通道,从全局看显得不够协调。因此,我们强烈建议,上海市应主要考虑按东方案建设通往崇明岛的过江通道,即从外高桥通过江底隧道先到长兴岛,这一段是长江的主航道,再从长兴岛以桥梁方式到达崇明岛,与岛内公路相连接。

从崇明岛到南通也同样有东、中、西三个方案。按此路由建设,有隧有桥。全部通道的距离比西方案当然要长,工程的造价也会高。但是按此方案到苏通长江大桥的距离约90公里,与前面所述的长江上各桥梁之间的距离比较协调,今后随着经济的发展,还可以考虑加密过江通道。上海市委、市政府从全国规划大局出发,最终确定采用东方案建设通往崇明岛和苏北的过江通道。

京沪高铁上海站的选址问题

上海虹桥站

由于当时存在高速列车是采用轮轨还是磁悬浮技术的争议,最终还是确定京沪高铁采用轮轨方案,只在上海建成了从龙阳路到浦东机场约30公里的一段磁悬浮线路。这段磁悬浮线路显得太短,所以曾有领导同志设想,能否用磁悬浮线路把上海和杭州这两个大城市连接起来。为了给沪杭之间采用什么技术建设高铁留下今后讨论的余地,在2004年1月通过的第一个铁路中长期规划中,上海和杭州之间是开了“天窗”的,没有将京沪和杭甬这两条高铁之间的连接段标明采用什么方案建设。

铁道部(现名: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意见一直是坚持全国高速路网都采用轮轨建设。他们担心今后把这段重要的路由甩在外面,所以把京沪高铁上海站的站址选在七宝镇,这样下一步建设从上海到杭州的轮轨高铁线路会比较平顺。但是七宝镇和上海其他交通设施,如机场、地铁等距离较远,不易形成综合交通枢纽。上海市的意见是在虹桥建设交通枢纽,这样虹桥地区既有机场、地铁、路面交通,还有京沪高铁终点站,可以形成一个立体的交通枢纽。在这一点上,铁道部和上海市的意见相左。铁道部认为,如果京沪高铁终点站放在虹桥,将来高铁延伸到杭州,就要又进来又出去,路由不平顺、不方便。上海市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杨雄同志专程到北京来向我报告了上海市的想法。后来经过艰苦的工作,我和上海市终于说服了铁道部,将京沪高铁上海站选在了虹桥。

长兴岛岸线的分配问题

长兴岛(图片来源:网络)

随着造船工业向大型化发展,原来主要部署在黄浦江岸边的江南造船厂、沪东造船厂等企业需要从黄浦江畔搬迁到长江沿岸去发展,江南造船厂在外高桥率先建设了外高桥船厂。后来上海申办世博会成功,促使江南造船厂要尽快整体搬迁,原老厂场地作为世博会场馆。

当时船舶工业集团(江南造船厂母公司)看好的位置是长兴岛,但是长兴岛的岸线资源有限,长度总计也就8公里左右。而且除了造船工业以外,其他的一些企业也都看好长兴岛的岸线资源。在船舶工业集团之前,振华港机和中海集团两个企业已经在长兴岛占有了一部分岸线。当时我希望船舶工业集团抓住有利时机,尽早跳出黄浦江岸线到长江岸线去发展。所以我找到时任上海市发改委主任蒋应时,希望他将长兴岛的岸线全部留给上海的船舶工业集团企业,争取把江南造船厂和沪东造船厂都迁往长兴岛,在长兴岛建设大船坞。

但是,由于长兴岛的岸线有限,许多企业都在争抢,不仅有作为央企的船舶工业集团,也有上海的地方企业。最终,上海市将除了原有已经被占用的两小段岸线留给振华港机等两个企业外,其余的岸线都给了船舶工业集团,这才使得今天上海的船舶工业集团可以生产高技术含量的LNG运输船和深水钻井平台,并为建设强大的海军提供装备保障。

洋山深水港建设问题

上海洋山深水港

受长江口拦门沙的影响,作为中国最大的港口城市、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上海却一直受困于没有一个大型深水码头。几届上海市委、市政府都在研究如何建设深水码头的问题,并设想过多种方案,但是都没能解决上海市所需的深水码头问题。最后,上海市经过反复研究,决定利用浙江省舟山群岛中崎岖列岛中的两个小岛——大小洋山岛来建设深水码头。大小洋山岛间的水道最深达90米,是建设深水集装箱码头的良好港址。

由于洋山深水集装箱码头的建设,上海已经成为世界上集装箱吞吐量最大的港口。现在回过头看,建设洋山深水港是十分正确的,极具战略眼光。可是,洋山深水港的建设在当年决策过程中争议很大。当时交通部认为应该治理长江口,打通影响船舶进入的拦门沙,后来也曾提出过在外高桥五号沟建设深水港口。是建设洋山深水港还是打通影响长江航运的拦门沙,双方的意见不能统一。为了推进上海深水港的建设,同时改善长江航运,国家发改委决定这两个项目同时进行。

疏浚长江口、打通拦门沙约需30亿元,国家决定负责投资的大头,剩余部分由上海市和江苏省分摊,上海市承担较多一点投资。为了使洋山深水港建设尽快得到批准,上海市同意在国家投资以外承担较多一点的投资,终于解决了影响洋山港审批的又一个障碍。

洋山深水港到上海临港距离较远,必须建设一座长约30公里的跨海大桥来运送集装箱。这座东海大桥是当时全国最长的海上桥梁,需要的投资不少。按照当时解决资金的思路,一是向国家要一点;二是贷款,贷款建桥,收费还贷。也就是说,对每个经过该大桥的集装箱要收取一定的费用,用于归还贷款。但是如果采取这种办法,会使在洋山港装卸的集装箱成本提高,影响货主在洋山港装卸集装箱的积极性。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黄菊同志拍板决定东海大桥的全部投资由上海市出,并且今后对集装箱不收过桥费,自由通行。这个决策也是洋山港得以繁荣的重要因素。

重大工程项目是百年大计,必须科学论证,同时也必须有大局意识、全局意识,才能经得起历史检验。

(以上内容摘编自《筚路蓝缕——世纪工程决策建设记述》)

 推荐阅读 

《筚路蓝缕——世纪工程决策建设记述》

 内容简介 

本书记述了张国宝在担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期间,一些被称为世纪工程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的动议、决策、建设情况,以及党中央国务院高瞻远瞩谋划和科学民主决策过程。包括给国务院的报告、给中央领导同志的建议与发表的相关文章62篇和许多珍贵历史照片。

这一时期正是我国改革开放走过的40年历程,这些文稿翔实记录下了这一时期辉煌的建设成就。

本书收录的文稿全部由张国宝撰写。这些文稿以历史真实为宗旨,生动展现了张国宝作为亲历者参与的国家重大工程项目及行业发展情况,如西气东输、西电东送、青藏铁路、上海洋山深水港、首都机场扩建、杭州湾跨海大桥、中俄原油管道工程、中亚天然气管道、中缅油气管道、湛江钢铁工业基地、特高压输变电、金沙江水电开发等一大批世纪工程以及建设全国互联互通的统一大电网、城市轨道交通、天然气事业、新能源、船舶、汽车、钢铁、装备制造业等发展规划和政策的决策论证建设过程及思考。

通过对这些世纪工程决策论证建设实施过程的回顾与梳理,作者以自己的亲身实践总结了这些重大工程项目从动议比选争论到决策实施运营的曲折历程、宝贵经验和深邃思考。

作者简介

张国宝,男,1944年生,浙江绍兴人,历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正部级)。负责能源、交通基础司、工业司、高技术司、国防动员办公室工作。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2003年兼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办公室主任,2008年兼任国家能源局局长。2003-2010年兼任武警黄金部队第一政委。曾兼任西气东输领导小组组长、青藏铁路建设领导小组成员、首都机场三期扩建工程领导小组组长、三峡工程输变电工程国家验收小组副组长、宝钢三期工程国家验收小组组长、浦东国际机场工程国家验收小组组长。直接参与制定和推动实施了溪洛渡、向家坝金沙江梯级水电站开发,上海洋山深水港、上海外高桥船厂、长兴岛船厂、杭州湾跨海大桥等国家重大建设工程。负责制定了船舶工业、汽车工业、软件产业、装备国产化等一系列行业规划和政策。牵头制定了中国第一个铁路中长期发展规划。

同时,在国务院领导下,他还是中俄原油管道、中亚天然气管道、中哈原油管道、中缅原油天然气管道等国际能源合作的主要谈判者、组织者。曾任世界能源理事会副主席。2011年后任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清华大学教授、低碳实验室主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