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三章 苏盛华

上海三章

                       1.东天门口喊太阳

借东方明珠的天梯,我穿越云海,穿越时空,飞到东天门口,飞入诗仙李太白的梦境,飞到天姥山。

云海茫茫不见底,苍穹冥冥哪有顶?雾锁海洋难寻舟,云罩大地没有楼。天空邈邈,没了星月,沧海茫茫,没了舟楫,大地浩浩,没了苍生。

向着东方呐喊,呼唤遥远的太阳。向着苍穹呐喊,呼叫遥远的天鸡。

苍穹传播我的呼唤,云海传播我的呐喊。

哦哦哦的天鸡醒了,天宇里满是它的声音。

红彤彤的太阳醒了,色染东方的云海。红晕漫过云雾,霞光铺满云海。影影绰绰的楼宇,隐隐约约的车流,熙熙攘攘的市井,来来往往的人流。

置身海市辰楼,寻觅你的身影,寻觅太阳的笑容。

从红云的缝隙,挤出来一个牙儿。一道道金光给太阳铺路,一丝丝金线给太阳织衣。

金灿灿的牙儿冒出半个头打量,金光大道铺成了,金色彩衣织就了。

一个圆圆的红球挤出云雾,破了浓云,挣脱了浓云。失败的云雾羞涩地后撤,纷纷扬扬地四散奔逃。

天换上了蔚蓝的衣裳,海换上了蔚蓝的衣裳,街市披上了红色的纱巾。

                       2.亦梦亦幻外滩夜

漫步外滩,漫步天上的街市。街上的明灯像天上的星星,天上的星星像街上的明灯。

七彩的灯火装饰着郭沫若的旧梦,在他的梦里,星星落满了外滩,如同萤火虫的林。

漫步外滩,漫步花园洋房的巴黎、伦敦。梦幻的灯火,梦幻的色彩,梦幻的世界。

落满星火的江水像天河一样,流淌着七彩的色光。两岸游动的灯笼啊!哪个是牛郎,哪个是织女?

飞起来的彩虹桥,是不是喜鹊翅膀搭成的鹊桥?我在桥上寻觅,只想听听情人的私语。

                          3.我在豫园等你

进门就是桃花源,只有明清,不知民国。

可以慢下来了,可以退到四百年前。

可以坐下来品品茶,听听戏,慢慢地咀嚼茶的味道,戏曲的味道,以及诗歌的味道。

可以欣赏屋顶上的脊兽飞鹤,门窗上的花鸟鱼虫,家具上的雕刻绘画,檐墙上的人物怪兽砖雕。

可以观赏如花似锦的鱼在荷塘戏水,灿烂夺目的红荷白荷在绿波里妖娆。

可以在楼上望月,在廊院听风竹,堂前观书画,船厅看小桥流水人家。

可以悄悄地对你说爱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