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之殇:不愿死去的老龄人和正在逃离的年轻人

上海市最近公布了一组有意思的统计数据。截
至2017年12月31日,上海户籍60岁以上老年人口为483.60万人,比上年增加25.81万人,占户籍总人口的比重达到33.2%。这意味着每两个年轻劳动力的社保金需要供养一位老人。

而这也印证了小易的观察,小易刚从北京跳槽到了上海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他在每次去医院,上下班途中,早餐店排队的人群里,或是饭后散步的公园里,几乎都是银发老人的身影。小易在聊天中惊呼,年轻人都去哪里了。
其实数据也印证了小易的观点,
目前,上海已是中国户籍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地区,33.2%的老龄化比例,远超排名第二的北京(23.40%)和第三的天津(23.35%)。
乍一看,似乎只是10个点的差距,其实将近翻倍。北京是近四个劳动力供养一个老人,而上海则达到了两个劳动力供养一个老人。

更另人担忧的事,年轻人也正在逃离上海。例如在2017年,上海常住人口减少1.37万,这一数字与新增的25.81万老年人口形成明显反差。不可否认的是,上海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早已不是当年的上海。一个是全中国的整体富裕,原来的劳动力大省湖南、四川、安徽等地的人均GDP已升至全国的83%、72%、71%,而上海则从上世纪80年代的600%降到了世纪初的300%,再到如今的从原先的全国第一,沦落到现在的全国第十三,北京、深圳、广州、苏州、武汉、杭州、南京、长沙、无锡、宁波、佛山、常州这十二个城市都已经在人均GDP方面超越了上海。

小天刚从某985高校金融研究生毕业,他选择南下深圳,在福田找了个量化团队工作。金科我一直都记得他刚到深圳后给我发的消息,来了就是深圳人,这真是一个年轻而神奇的城市啊。上海还是中国的金融中心,掮客巨贾在陆家嘴来来往往,但是新兴的金融科技团队很多将自己定在了靠近香港的深圳,或者是首都政治中心。
其实我知道小天读书的时候希望毕业可以在上海发展自己的事业,走一出上海滩的人生画卷,但是在他研二那年在上海实习后就破灭了。他最喜欢向我吐槽的是办公室里的上海话和磨磨唧唧爱找麻烦的老头房东。
深圳真的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啊,常住人口中老年人比例约为7%,而户籍老龄化人口比例更低。和深圳比,上海作为曾经的国企中心,户籍人口中老年人很大一部分是需要领取高额养老金的,而他们在年轻时并没有缴纳社保,在这个货币高速贬值的三十年流光岁月里,他们享受着老城区的发展,旧房子的升值,最后拿着年轻人交的养老金并且切走一大块的房租。

说到小天的南下鹏城,不得不提的是他的那个房东。房东姓郎,没读过多少书,年轻就从外省过来上海码头讨生活。大概上世纪90年代在中山公园旁边花1万块钱买了个小房子,后来又浦东刚开发买了个大点的房子一家人住,所以这个小房子就拿来出租。这是前因,小天家里算是办实业的吧,来自东部沿海的某个小城市,虽然是实习工资不高,但是爸妈给钱住好一点,也就租了下来,租金是6万一年。
这个老房东房子宝贝的很,说话又有点自大,也许是文化不高,三句不合就会开始上海话骂。小天也是个倔强但有礼貌的年轻人,之前一直都忍了,签了合同想自己安安心心住下来总是没事的。
但好景不长,住进入一星期,为一个电器维修他们吵了起来,小天想和房东一起看下是什么原因是谁的责任就谁付钱。
房东不高兴了,电话里说态度不好,让他要么修要么走人,押金那是不可能退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退的。
最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小天只能帮他修了东西。那天房东来验收维修情况,房东还找了中介,做了验房手续,要求还房回去的时候要一切都好,还吹嘘了自己上一任租客住了三个月,最后各个地方都赔了多少钱,中间掺着上海话的骂声,言语间侮辱了小天才这点年纪就在上海混、家里加起来也没他的房子值钱、还有对小天家乡的地域攻击。小天差点忍不住和他打了起来,但想想打起来还得给这位65岁的老人医药费,于是只能无奈的瞪着他。在社会的肌体上吸血,却为老不尊,心安理得的榨干最后一滴钱财,不知道什么时候雪崩来临,哪片雪花会是无辜的。
现在也不知道小天在深圳住的好不好,只知道他在深圳不是从中介里租的房子,而当初在上海,他找遍了各大网站,最后还是通过中介找到了房源。

采访了几个在北上广深杭蓉的朋友,广深蓉租金相对低廉,北京的黑中介和上海的房东是被吐槽最多的两点。大凡叹了句,纵容买房有千般不好,当你遇到个傻x房东,你就会想着有自己的房子多好了。
时代风起云涌,当成都武汉重庆天津南京杭州向新一线发起冲击,当各个省会对周边的虹吸力越来越强,当地铁不再是一线专属,当巨型商业体不再是上海专属,当最优秀的产业不再是北上专属,当最优秀的人才用脚投票,不愿去忍受年轻的无力、生存的压力、房价的无望。谁来赡养这在不远的将来将达到百分之40的上海老人,年轻人在抱怨看不到未来,看不到自己年老后谁来为自己这一代养老。而上海的老人们正享受着巨额的纸面财富,无所事事的退休生活,高昂的租金收入,甚至可以时不时的给工作辛苦到深夜的年轻人填点堵。
小天说,当时他是气愤,后来流了几滴眼泪,但他也不知道为何而流。
或许退一步就是海阔天空,深杭蓉以及无数个城市看到了新经济的曙光,看到了从行政和垄断的阴影下独辟蹊径的一线之路。而年轻人也发现梦想无处安放是假,上海容不下肉体是真。在这片广袤而富饶的土地上,有太多的机遇和奇迹诞生,有太多美丽而朝气蓬勃的城市可以容纳自己的肉体和理想。

阿车来自贵州,我看他最近总是在看成都的岗位,他和我说做IT这一行其实在哪里工资都差不了多少,虽然回成都要是运气不好会降点薪,但是一年到头肯定比在这里攒的多,生活还舒坦。
回成都?阿车哈哈一笑,虽然在上海三年了,但是感觉从来没留下来过,成都虽然只去旅游过一次,但是言语谈及,不由的用了回成都。
其实他没说的是回成都,他的工资几年就能付个首付,找个女朋友过过小日子了。在上海,何时是个头。
成都都这么优秀了吗?我还没去过成都啊,吓得我马上查了一下成都,老龄化10%,天府新区王者荣耀等等新闻从我的指尖划过,而8元起步的出租车和不到十块的一碗面,对于阿车这样放假也不会去上海繁华地段人挤人的技术人类来说真的是无出其右的好地方啊。
上海此次错过了互联网的浪潮,又遇严重的老龄化问题,再有各大城市群的崛起对人才的争夺,以及自身提供不了足够高薪岗位和搞高企的生活成本对人才的挤出效应。究竟如何才能另辟蹊径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王者归来,这是政府和所有上海既得利益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