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上海市互联网金融法律动态一周快评 (2018年9月17日—2018年9月23日)

北京尚公(上海)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刘明昊律师

天随人愿,随着中秋佳节来临,上海的天气一下子从上半周的闷热难耐转入了凉爽宜人,顿时有了良辰美景的感觉。同样的美好感觉本周五也在网贷行业集中迸发:一是相关部门的网贷合规检查培训已经结束;二是25家存管银行白名单已经公布。

第一件事有规定不能说,第二件事说的人已太多,所以在此都不展开了,只说一下个人判断:各种迹象表明,网贷平台备案已逐步进入实质性启动阶段。真可谓“谁无暴风劲雨时,守得云开见月明”啊!

在接续上周,就如何写好《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自查报告》,围绕36方面108条自查项目进行展开之前,对前两周已经阐述的部分观点进行一些适时的修正。

修正一: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项目号1、2)

“关联方”概念的认定要采取最严格标准,而不仅仅是参考《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实施指引》的规定,其他如企业会计准则、税法等法律法规中要求的,实际上存在各种联系与关系的,均要被纳入“关联方”范畴。

修正二:直接或变相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承诺保本保息(项目号6、7)

平台反担保明确属于禁止事项,而不是由于从原168条中删除了所以可以进行尝试。

 风险准备金、备付金、质保款等保障机制并未明文禁止设立,但是不允许在撮合借贷合同中列明,同时也禁止对外宣传,也就是说,风险准备金“可以做,不可以说”的时代在来回反复多次后又回来了。

修正之后,继续本周的108条探讨交流。

七、自行发售理财等金融产品募集资金、代销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等金融产品(项目号14——17)

目前积极申请备案的平台网页上很少再有明显的“理财”字眼,如果能做到从业者在内部工作过程中口头上也不把“理财”、“投资人”等话语挂在嘴边,那真是实现了观念上的彻底扭转。

电子合同的成本确实令平台头痛,在行业利润薄如刀片的当下尤其如此。如何既合规又省钱?打包签订不失为可行之道。

关于代销理财产品问题,早在2017年初就有平台向监管层提出尝试“理财产品货柜/超市”的代销概念,当时答复为:银监会资管新规正在制定之中,在国家政策未明朗之前暂停相关业务,现在看来当时上海监管层对这一问题的预判还是相当准确的。

八、开展类资产证券化或实现以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债权转让行为(项目号18—22)

类资产证券化业务以及对接地方交易所产品,显然比撮合借贷的风险更大,违背了网贷平台“信息中介”的定位,属于违规之列。

此次108条通过新增第21条,强调了网贷机构在债转完成后对债务人的告知义务。监管层对此类信息交互工作的细化规定,显然意在进一步突出网贷平台“信息中介”的角色定位。

调整原始收益率的禁止对象是指平台,出借人自行打折转让持有的债权属于市场行为,当不在此禁止之列。

“净值标”借款业务加入了融资杠杆功能,显然不会被监管允许。记得原先陆金所推出过e享计划,其杠杆功能与“净值标”类似,但e享计划的本质是P2P债权的卖出回购而不是以债权进行抵(质)押融资,所以不能直接将两者划上等号。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不代表尚公金融观察立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