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繁花 | 每当看到阳光下一树盛开的夏花紫薇,再多的烦恼也会烟消云散

点击上方申江服务导报,跟着小申吃喝玩乐逛上海

仙女的纱裙

如痴如醉弱还佳

露压风欺分外斜

谁道花无红百日

紫薇长放半年花

——杨万里《咏紫薇》

紫薇,拈花一笑海摄影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偏偏有种花,一开百日,如火如荼。

傍晚接兔子回家,路过公园,被一群吵闹的鸟儿吸引,误入了一大片紫薇花丛。迎着毒辣的太阳,粉色的紫薇花开得满眼都是,恍如梦幻——那是盛夏的标志,轻如仙女纱裙的花瓣,在三伏烈日的暴晒之下,显然如此柔弱,却又让人不禁感叹,它又怎么能挡得住如此猛烈的阳光呢?

其实不仅仅是我在惊叹。日本平安时代的大才女清少纳言,也曾在她的散文集《枕草子》中写道这别致的花儿,说:夏天的上衣,最妙的是薄纱轻罗,我看紫薇的便是,粉红色、薄嫩嫩的一层。它们簇拥成束,很容易让人想起它的柔弱。这世间,只有柔弱的事物才会簇拥成束,山坡上啃草的羊儿,溪边饮水的鹿儿,还有,结伴进城来的乡下少女,紫薇也是如此。忽而觉得奇怪,这样粉嫩的花,怎可以适合在如此毒热的夏天开放?

红的、粉的、白的,花团锦簇压枝低,仿佛是七仙女们晾晒在阳光中的轻薄妙裙。你可千万别象董永那样去偷摘它,别看它们在枝头花团锦簇,一摘下来,就散得一手碎花,不成形状。

但见花影,不见芳踪。微风拂过,你仿佛还能听到,少女们躲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轻笑。

历史上清高曼妙的才女——清少纳言,自然不爱簇拥成束。她也许只是借着小花,感叹生活的不易:自己一个柔弱的女人,是如何在宫庭残酷的宫斗中生存下来,本身就是个奇迹。然而,同一朵花,总能带给不同的人不同的感受。和她一样才高八斗,同朝进宫当女官的另一位大才女——紫式部,可不这么看自己的女同事清少纳言,她在日记里把清少纳言描述得——轻浮傲娇,自以为了不起。其实俩个奇女子都是人中才俊,寂寞芳心。清少纳言完成了日本文学史上,第一部绝美的四季之歌,而紫氏部则写下了人类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小说《源氏物语》。两位平安时代的才女都在苦苦追寻真爱的路上,相继飘零。留下一段,再难寻觅的芳踪。

现代的女孩无法体会千年前深宫才女们,内心承受的寂寞与压抑,自然无法明白一朵小花,勾起的心事与感叹。兔子就没读过《枕草子》,也只看过《源氏物语》的大河剧。她喜欢紫薇花有她自己的理由。于是,我们跟着鸟儿钻进花丛,给盛开的紫薇拍照。兔子一点也不觉得这花特别娇嫩,她总是说:“这么毒的太阳,还开得如此灿烂美丽,也只有百日红了。”对了,百日红是紫薇花的别名。都说花无百日红,这紫薇却能从夏天一直开到秋天,不知疲倦。

说到百日红,我不免想起了一年前看过的一套日本动画片《百日红:北斋小姐》。在这部讲诉日本最伟大画家葛饰北斋与女儿葛饰应为的故事中,百日红象征着葛饰应为柔弱的妹妹,她随花开而来,又随花落而去,欣然凋零,却又拼命地绽放。

几乎稍微知道点艺术史的人,都知道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名画《神奈川冲浪里》,人生不正如巨浪之中的一叶柔弱扁舟,即使被巨浪掀翻,也要奋勇向前。原画作者杉浦日向子女士,显然是用百日红独特的柔弱与顽强的双重特质,来隐喻生命的本质,隐喻北斋小姐,才华不被男人的世界认可,却又顽强地追寻内心的光芒。

葛饰北斋名画《神奈川冲浪里》

她父亲的名作《神奈川冲浪里》,几乎是日本文化的象征。相比之下,很少有人知道北斋小姐葛饰应为一生为画与爱付出的巨大努力与奋斗。我很喜欢这部动画,也因为这动画,了解了一个少为人知的女画家和她独特的艺术创作。在她的作品中,即使是黑夜,也有一束明亮的光线,刹那间穿透了人间的黑暗。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动画中的故事讲得一点也不紧凑精彩,不过真实的人生哪有那么多激动人心的情节。重要的,它带你重温人类最伟大的艺术创作,还能以《清明上河图》般细腻多姿的准确笔触,为你打开一幅精美绝伦的、江户时代的风俗长卷。

葛饰应为名作《夜樱美女图》

艺术这东西很奇特,它总是从柔弱的生命中生长出来,却又在不幸的生命旅程中留下永恒的气味、光影与温度。就像花开花落,因为凋零,才让人永志不忘。你不会喜欢那些不会凋零的花,你也不会在意那些不会消逝的青春。四季的情趣,说到底,其实就是凋零与流逝。这大约就是日本艺术中,经常提到的“物衰”吧!

即使花开百日,这夏天盛大的紫薇,终究也会随风而落啊!

其实你仔细看每一棵紫薇树下,都是落英缤纷,在漫长的百日花期中,它们总是前仆后继,不断地开,不断地落,却留给你一片持续的柔软、多情与灿烂,仿佛在她心中永远有燃烧不尽的热情与美丽。傍晚,站在紫薇花丛里,兔子也给我讲了一个紫薇的事,原来这不起眼的小树,还有一个别名叫“痒痒树”,它光滑的树皮特别敏感,你只要用手指去挠它,花枝就会乱颤起来,仿佛怕痒似的。

兔子在挠紫薇,我在挠兔子,但见花影动,且寻芳踪去。

燃烧的晚霞

桃李无言今何在

向风偏笑艳阳人

——杜牧《紫薇花》

紫薇,拈花一笑海摄影

说到紫薇,不仅日本人喜欢。其实在中国古代文化中,它也有着特殊的尊贵地位。

相传在远古时代,有一种凶恶的野兽名叫年兽,它伤人无数,于是众星之主——紫微星君下凡,将它赶入深山,一年只准它在春节时出山一次,为了吓走它,中国人才有了过年放鞭炮的习俗。据说,紫微星君在回天庭时,担心年兽会背着他偷偷跑出来伤人,便留下了紫薇花,让百姓种在庭前院后,监视年兽的出没,及时地通知天上的星君,来保佑家宅平安。所以,别看这不起眼的夏花,在中国文化里,地位可不凡。古时薇通微,紫微星君是天上的主人,紫薇花则是他在地上的女儿。

在唐朝的时候,掌管机要、发布政令的官署中书省改名为紫微省,取意当然是紫微星的尊贵,在紫微省当官,自然成了紫微郎。虽说这个紫微不等于紫薇花,但在唐代的紫微省,房舍间却遍植了大片的紫薇花。唐人将它视为紫微星君在地上的代表。当年唐代风流诗人白居易,曾在这里做过中书舍人的官,当时他还写了一首诗说: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微郎。

紫薇,拈花一笑海摄影

中国的诗人喜欢紫薇的事可以排成一长串。

枚牧被时人戏称为杜紫薇,就是因为他曾为紫薇写诗:桃李无言今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意思是桃李虽然艳丽,却经不住夏日骄阳与秋风的摧折,躲起来没了踪影,风中只有紫薇在微笑——做人不能争在一时,要胜在耐心与坚持。

陆游也爱紫薇,紫薇尊贵,是当官的象征,陆游的一生却失意潦倒,他在诗中写道:钟鼓楼前官样花,谁令流落到天涯。少年妄想今除尽,但爱清樽浸晚霞——黄昏中,面对一树紫薇如云似霞,陆游人在天涯,只想一醉方休。

杨万里更是爱紫薇近乎痴狂。他最爱紫薇的柔弱,不仅在《咏紫薇》中称赞她”如痴如醉弱还佳。”还在另一首诗中说,自己经常在夏日把床榻移到紫薇花下睡觉。这一香梦醒来,可真是一枕头的花瓣啊。

只可惜我已经没机会去唐朝的紫微省当个小尚书,去瞻仰一下乐天居士的风流。

紫薇,拈花一笑海摄影

和兔子站在公园黄昏的花丛中,有花无酒,有风无月,有香无床。你若不来赏花,花自飘零。你若来赏花,这天地之间,才有了不一样的夏日香气。

我问兔子,“为何喜欢紫薇。又没法象茉莉一样,摘下来戴在头上。”

兔子说:“因为紫薇花是个开朗热烈的女孩儿啊。她笑得时候特别热情,开起来像火一般热烈,就算你心情再差,看到阳光下一树盛开的紫薇花海,你再多的烦恼也会烟消云散。夏天一下大雨,紫薇就会哭,落下一地粉红浅紫的胭脂泪,一层一层,格外令人怜惜呢,你都不忍心踩过去!”

女孩子嘛,想爱就要爱,想哭就要哭,欣然凋零,勇敢绽放,就像紫薇一样。

文、摄影:拈花一笑 海    设计:睡兔

《申》报经典案例回顾

(戳图可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