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价值上海一套房的《小偷家族》,有感动到你吗?

一直以来以家庭温情著称的是枝欲和,在转型之作《第三度嫌疑人》上映遭遇口碑下滑之后。不到一年时间,便又通过新作《小偷家族》成功拿下金棕榈,实现了自我救赎。

观众们盛赞这是是枝欲和集大成的作品。但事实上,本片更像是部对《第三度嫌疑人》的优化之作,其内核对社会底层人群无力情感的展现,与《第三度嫌疑人》一脉相承。以往的家庭温情,在这里不过是是枝欲和为故事包装的一件外衣。

《小偷家族》的故事依旧是以家庭生活为基点展开。当这个家庭并无血缘关系的事实被呈现时,人们不难想到曾经的《如父如子》。相似的非血缘亲情,通过角色的共情和羁绊实现情感联系。

父亲通过偷盗技巧的传授,建立羁绊。母亲又与“偷”来的女孩,因为相似的家暴经历,实现共情。这些情感细节的刻画便是是枝欲和电影中家庭得以存在的根本。

但是,这个临时家庭与以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其中成员的更低阶级的社会属性。这也是是枝欲和颠覆自己以往温情派家庭观的前提。

过去是枝欲和电影中的角色虽常饱受生活压力所带来的身份困扰。但在家庭的支持下,角色始终可以主动的实现自我和解。

但随着社会阶层的降级,《小偷家族》里的家庭所承载的社会矛盾,已然从身份问题到生存问题发生了根本转变。

在本片中,是枝欲和依然运用大量篇幅来描绘一家人之间温馨的日常生活。这种“苦中作乐”似的相处,甚至比以往作品都更加和谐美好。但这一切不过是是枝欲和为最终揭露底层无力感的积累铺垫。

当最后这个临时家庭分崩离析时,掩藏在表象下的真相才浮出水面。

每位成员都在为维系家庭的生存,而进行着“壮士断腕”式的情感背叛。这种无力感,也在几乎占领整片的温情被颠覆后,被无限放大。而这一切都源于基本生活资源的困乏。可以说,是枝欲和呈现的是一出当下日本社会的“楢山节栲”。不再是小津安二郎电影中家人的谅解,而更似今村昌平作品里的生存困境。

在影片的终段,家庭成员被逮捕,受到了警方的审判。这便是《小偷家族》和《第三度嫌疑人》实现主题连接的部分。不同的只是,观众的观看的角度发生了转变。作为制定社会规则的审判方,始终无法理解罪犯的内心抉择。而罪犯的欲言又止,实则是对被资本社会遗弃的一种无声反抗。

(今村昌平导演的楢山节考 另有1958年木下惠介版)

这种反抗在本片,还体现在偷盗。在资本社会中,有资者通过资本壁垒建立起社会的生存法则。而作为无产者的“小偷家族”,便是被动淘汰的群体。资本成为了他们不得不面对的生存困境。他们通过偷盗来反抗游戏规则,同时用情感“背叛”来尽可能维系在环境内的生存。这个生存困境,放之于《楢山节栲》中,便是把老母亲逼上楢山的那一碗白饭。

正如是枝欲和说得那样:“《小偷家族》探讨的不是家庭,而是透过家庭去呈现日本的社会问题。”而社会问题的出现,向来不是各别因素造成的。影片除了展现低收入者的恶劣生存环境外,同时呈现的老龄化、家庭暴力、青少年教育等问题,也都是在日本高速发展后,所出现的社会结症。

可以说,《小偷家族》对于是枝欲和,是他从个人到社会的一次主题跨越。

但是枝欲和始终是温情的,在影片最后,“父亲”的“背叛”还是得到了“儿子”的原谅。正如“奶奶”在海边的轻声感谢,和“儿子”在公交车上的一声“爸爸”。虽然家庭在最终不复存在,但亲人间的羁绊却印在了每个成员的心理。而《小偷家族》相比较《第三度嫌疑人》,成功之处就在于其守住了家庭情感的底线。使得角色在精神上有所依附。

是枝欲和重新回归家庭戏,因为家庭才是他观看社会的途径。颠覆自己以往的作品,才得以呈现了全新社会人群的生活状态。

不同的创作思考,本无优劣之分。但不再单单关注个体矛盾的是枝欲和,显然给予了观众更多品味生活温情的角度。“楢山节栲”的悲情之下,恰恰体现的是更浓重的感情。毕竟亲人间的情感是没有阶级区分的,它属于所有有爱的灵魂。

文 | 土嗨八贤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